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夫君休不得》夫君休不得 百度云txt 主角是苍逸轩,宫轻寒的小说 夫君休不得NP文

更新时间:2019-11-07 00:06:33

《夫君休不得》夫君休不得 百度云txt 主角是苍逸轩,宫轻寒的小说 夫君休不得NP文 已完结

《夫君休不得》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独倚阑珊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苍逸轩,宫轻寒

《夫君休不得》作者:独倚阑珊,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苍逸轩,宫轻寒,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谁要照顾她一辈子。苍逸轩本不想点头,但想到最终这脑袋还是会被按下去,只得牙一咬,再次点了下去。 宫轻寒则是听完这翻话后,心里隐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谁要照顾她一辈子。苍逸轩本不想点头,但想到最终这脑袋还是会被按下去,只得牙一咬,再次点了下去。

宫轻寒则是听完这翻话后,心里隐隐的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却又不知问题出在哪里。只得淡淡的应了声:“嗯”。

“礼成,送入洞房。”

苍逸轩长长的吐出口气,这罪终于受完了,本以为会直接被扶走,谁知,却在下一刻头上的喜帕被揭起,突如其来的亮光刺的睁不开眼,本能的闭了闭眼以适应光线,然,当听到一阵倒抽气的唏嘘声时瞬间如身置冰窟,从头冻到脚。他此时恨不得直接倒地不起去见阎王,驼鸟的闭着眼不睁开。

“夫君不愧是天姿国色,风华绝代。”

宫轻寒轻悠的话语在苍逸轩耳畔瞬间轰炸开来,紧闭的双眸倾刻张开,双眼怒火中烧的看着眼前笑得一派云淡风轻的女人。

谁知这女人还不知死活的加了一句:“夫君是不信为妻说的话么?甘草,拿面镜子来。”

“是,小姐。”

苍逸轩真的很想装作没看见,但当一面比他还高的镜子被人抬着放在他眼前时,里面那身着华丽嫁衣,发髻轻挽斜插珠钗步摇,眉眼淡描胭脂如霞唇艳欲滴,堪堪倚着喜婆而立柔若无骨的美人不是他是谁?而那后面为背景中的人群中,竟然还有个他现在最不想见到的人对着他媚眼乱抛用嘴型说道:“美人儿,给爷笑一个。”

苍逸轩腹内一阵气血上涌,只觉眼前一黑,虽然有喜婆扶着未能如愿倒在地上,但终归是成功晕了过去。

“将姑爷扶回房去休息。”宫浩然随手招来两位家丁,随即朗声宣布:“婚宴现在开始。”

本因新郎晕过去稍显混乱的场面随即被接踵而上的喜宴美食给化于无形,大家仍旧开心的吃吃喝喝,不过心里倒是更加纳闷,这姑爷都在婚礼上病的晕倒了,怎么这宫家上下倒是毫不在意?

而新郎在婚礼上这一晕,倒是让前来凑热闹的八卦好事者心中热血沸腾,更加证实了苍逸轩病入膏肓及不受待见的猜测。不过,这也让众人为宫家小姐为什么会娶苍逸轩而更加疑惑百思不得其解,深深的纠结其中,这对八卦群众来说无异是一件让人痛并快乐着的事。

苍逸轩怒急攻心加上所服的药效未过,宫轻寒又抱着任其自生自灭的态度,他这一昏,便整整晕了三天,第四天日正当空的时候苍逸轩总算是从接二连三的噩梦中醒了过来。

坐起身揉了揉因睡太久而隐隐作痛的太阳穴,抬眼打量着陌生的房间,布置简洁,色调淡雅,除了一张雕花木床和临窗而放的一个梳妆台及屋中央一张小圆桌几个凳子外,几乎没有其它东西作点缀装饰。照此看来应该是女子的闺房才对,自己怎么会在这里?

凝眉他细想了想,蓦然双眼大睁胸口起伏不定,他怎么给忘了,自己三天前被“嫁”了,那么这应该是他娘子的闺房才是。那他醒来的地方也应该是床上才对,可现在,看了看自已身下的软榻,这女人真不是一般的过分!

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计较这个,而是回去找他那亲爹亲娘算帐,至于和她,等他回来再新仇旧恨一并解决。苍逸轩闪身至门口,刚打开门,便见一丫鬟正欲推门而进。见到他先是一惊,接着便转而喜上眉稍:“姑爷,你醒啦,饿不饿?要不要甘草先去帮你准备些吃的?”

“不饿。”苍逸轩现在哪还管饿不饿,肚子里全是装的一腔怒气。

正欲绕过她往外走,却见甘草又笑眯眯的往旁边一挡试探着问道:“姑爷这是要出去?”

“嗯,回家。”苍逸轩稍显不耐,侧身从旁边越过。

这次甘草倒是未加阻拦,只是憋着笑意提醒:“姑爷如此穿着美则美矣,但若是回门怕是不太合适。”

苍逸轩闻言脚步一顿,眼角狠狠的跳了跳,他身上竟然还穿着那天婚礼的衣服,双拳紧紧的握起,直接将甘草将把回家说成回门忽略,牙关紧咬:“去打桶水来再拿身干净的衣服,我要沐、浴”。

“不必那么麻烦,府内有浴池,衣服也早已为姑爷准备好,甘草这就带姑爷去浴池。”甘草狠狠的掐自己大腿一把,就怕自己不小心笑出声来,身体却因忍的极其幸苦而不断抖动。

“小姐,姑爷说他今天要回门。”甘草安顿好苍逸轩沐浴后便来向宫轻寒禀报。

“该准备的可都准备好了?”宫轻寒斜倚着栏杆随手抛着鱼食,看着成百上千的锦鲤为了那丁点的鱼食厮杀拼搏心里泛起阵阵舒畅。

“都已准备妥当。”

“明白怎么做了?”

“明白。”

“嗯,那快去侯着吧,千万别错过了时机。”宫轻寒拍了拍手上剩余的残渣,接过芍药递来的丝巾将手试干净,转身在几步外的石凳上坐下。

“甘草这就去。”

见甘草兴奋的提着裙子跑远,宫轻寒唇边也忍不住染上几分笑意。

“最近可还顺遂?”宫轻寒端起茶杯轻轻的吹了吹上面浮着的花瓣,随口问道。

“一切都在按着小姐计划进行。”芍药知宫轻寒问的是教内之事,心领神会的答道。

苍逸轩遣退要来服侍的丫鬟小厮,将身子整个浸泡在水中,舒服的长叹口气,困乏沉重的身子顿时感到前所未有的舒畅。单手支腮随意的打量这浴房,只见房顶四角各镶嵌着拳头大小的夜明珠用来照明,浴池及台阶则全由上等大理石铺成,东南两方各有一个黄金打造的喷水龙头,而西北两方则摆满果品美酒。四面墙上绘的是春夏秋冬四景图,春之百花盛开,夏之映日荷花,秋之风卷落叶,冬之白雪皑皑,描绘手法栩栩如生。真是温水泡身心,四景跃眼底,好个懂得享受的宫轻寒。

将身子放松闭上眼静静的躺在池边任由龙口喷出的温水冲过身子带走一身疲惫,感觉身子泡的轻松舒畅便不再多做贪恋,起身拾阶而上。光洁的肌肤瞬间暴露于空气中,然上面却布满颜色深浅不一的鞭痕和爪痕,尤其是背部更甚宛如一条条丑陋的蜈蚣盘蜛其上,让人不禁对这些伤痕的由来感到恐惧,究竟要受多少的罪才能“获得”这满身的“纪念”。伸手取过早已为自己备好的衣服穿上,指尖却在划过右边锁骨下方时眼底迸烈出排山倒海般的弑杀之意,却又在眨眼间消失无踪。纯色月牙白衣袍外罩一件湖蓝色的薄衫,腰挂流苏翠玉,发丝轻绾余下两缕垂于颊侧,手执檀木折扇,举手投足间又是一派风流温文尔雅之相。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