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疯子加拐子》疯子加三乐文 娘受 疯子加拐子娘受

更新时间:2019-11-08 08:04:13

《疯子加拐子》疯子加三乐文 娘受 疯子加拐子娘受 已完结

《疯子加拐子》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枉松 分类:婚恋 主角:张凌华,真想来

《疯子加拐子》是枉松写的一本婚恋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疯子加拐子》精彩章节节选: 清明这天,拐子和女人起了个大早,天还没擦亮就带着铁锹、花圈和纸钱出了门,此时外面的街上还没有人,只是家家都亮着灯,想是都在吃早饭...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清明这天,拐子和女人起了个大早,天还没擦亮就带着铁锹、花圈和纸钱出了门,此时外面的街上还没有人,只是家家都亮着灯,想是都在吃早饭,只等着天再亮一亮,再去山上给祖宗扫墓。

女人的脸色不大好看,没睡醒是其一,其二就是春天的早晨太过湿冷,气温低不说,还有水汽湿乎乎地往衣服里钻,走了一会儿便冷得上下牙板直打架。

“天还黑着,山上只会更黑,你去这么早做什么?你爹妈都在上山躺着呢,又跑不了。”

女人只是拎着那捆纸钱,不情不愿地跟在拐子后面,一路上嘟嘟囔囔的,满腔的怨气。

“早点去,早点回来,”拐子费劲地扛着锄头,深一脚浅一脚地在前面开路,“去得晚了,人就多了,俺多少年没去看过他俩了,到时候那帮人肯定要拿俺当猴看,俺可没那癖好。”

女人了然,原来是因着这样,她眉头略微一皱,显然是对拐子的说辞感到不满:

“你说你也是的,好歹是自己的爹妈,这么多年了,也不想着去看看他们,有你这么做儿子的么?你这么不孝顺,难怪他俩在底下也不保佑你,活该你把日子过成这样。”

拐子听后,略微顿了顿,扭头看了眼女人。

女人也没觉得自己说的有什么不对,仰头看着拐子,道:“怎么,我哪里说错了么?”

“没有。”

拐子摇摇头,继续往上走,边走还粗喘着,说出来的话也断断续续的:

“俺,俺是念过书的人,不信鬼啊魂儿啊的那一套,呼……孝顺不孝顺的,不能看死后怎么样,在人活着的时候,能在跟前儿好好地伺候着就成了,等人死了以后,把坟头修得再好,哭得再大声,能有什么用?那些没了的人,还,还能从地里蹦出来么……”

拐子碎碎念了这许多,没听着身后的女人吭声,他奇怪地转头看了看,发现女人还好好地跟在后面,只是正眼带笑意地看着自己。

等等,眼带笑意?

拐子使劲儿眨了眨眼,觉得可能是因为天太黑,自己看错了。

女人终于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那你今天去干什么?你想得那么开,有本事你今年也别去啊。”

拐子一愣,讪讪地咧嘴笑了笑:

“那,那不成,今年俺这不是,不是家里有人了么,俺,俺得领着你去给他俩看看,让他俩放心,别老挂挂着俺,早点去地底下投胎去。”

女人继续嗤笑着,摇摇头没再消遣他,只是抬抬下巴让拐子快走。

看着拐子在蒙蒙黑的清晨中艰难地走着,女人悄悄地叹了一口气。

拐子方才死鸭子嘴硬地说着些自己都不认的话,想必心里还有些其他的话是不愿意说出来的,虽然说人死成白骨,活着的人确实没必要摆面子给其他活人看,但小小的一座坟是生死之间最后的牵连了,生者来看一眼,故人就能在生者的心里短暂地复生,只要还有人挂念着,那故人就仍旧是“故人”,不会随着户口的注销而就此消失。

今年拐子不是突然心血来潮地想来摆摆样子,他是真想来的,也显然不是做给别人看的,也许他也想每年都来看看他们,但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没有来,至于到底是因为什么,拐子不说,女人也不想问,她对别人家的事,从来就不是很感兴趣。

两人又走了好一会儿,总算到了村里的墓区,一座座小坟头前竖着一块块的石碑,石碑上醒目地并排刻着一双双生同寝、死同穴的夫妻们,石碑的边上是子女们的名字,父母将子女带来这世间,子女再送父母去往另一个世界。

还有那一个个只埋了一个人的坟,还没被立上石碑,只能孤零零地在树下等着另一半的到来。

女人从来没有到过墓地,在她的家乡,女人是不能去扫墓的,说是阴气重,不吉利,但凡墓上的事,都是家里的男人们操心,所以这是女人第一次来这种地方。

奇怪的是,女人站在这里,看着一个个尚还荒凉的坟头,心里并没有类似于阴森、可惧的感觉,相反,她觉得此时自己心里无比宁静,这些日子,看多了村里的热闹,再到这种寂静的地方来,只有种“不管生前怎么折腾,死后都得安安静静”的感觉。

女人站在那里多久,拐子就在墓地里乱窜了多久,直到女人叫住他:

“干什么呢你?挨个坟头打招呼呢?别忙活了,赶紧找你家祖宗去,瞎转悠什么呢?”

拐子急得满头大汗地走到女人旁边,说出的话让女人几欲吐血:

“俺忘了他俩埋哪儿了,找了这半天也没看着他俩的名,别是这么多年被风雨刮没了吧?”

“你,”女人气得没忍住,一脚踹在拐子屁股上,“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哦!好不容易来看一回,连他俩在那都找不见了是吧?那还扫什么扫,回去得了!”

拐子没防备,被女人踹得踉跄了好几步,好不容易站住了,听着女人要走,赶紧着急地叫道:“别,别啊!坟这东西没人会动的,损阴德,肯定是俺没找见,俺再找找,你先找个地方坐着,别着急。”

说着,拐子又六神无主地乱晃着脑袋,到处打量着碑。

女人都快被他气笑了,一把将拐子拽回来,指着墓地说道:

“总共就那么大个地方,站这就能看个遍,坟上有旧东西的肯定不是你要找的,不看它们,剩下的还能有几个?你找了这么多遍,也不动脑子想想,那坟头都二十多年没人修过了,上面的土肯定被削了一半,碑倒了都是有可能的,你就找那种快平了的无碑坟头就行了。”

女人分析了这一大通,听得拐子将信将疑的,但他也不敢对女人提出异议,只得按照女人的话去找,果然,还没走上一圈,拐子就在边上找到了一个又矮又“干净”的“小土包”,如果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那是个坟。

拐子转了转头,在距离坟的不远处找到了已经断成了两截的石碑,拐子蹲下身把石碑上的土拂去,上面刻着的果然是自个儿爹***名字。

李石,张凌华。

拐子没敢吭声,悄悄地想把石碑扶起来,看看能不能拼上,谁知道刚下手,那半截石碑又在手里裂成了两半。

女人自然是看见了的,她走到拐子身边,轻轻地叹了口气:

“我知道你这么多年不来看他们肯定是有原因的,原因我不想问,但我知道的是,无论是什么理由,你这么多年没来看他们一眼,实在是太过分了。”

拐子的眼珠子动了动,想要往女人那边瞅,却又硬生生地忍住了,他没有向女人解释什么,只是有点慌乱地拾起石碑的碎块,嘴里不住地念叨着:

“这咋办,这可咋办,这咋办……”

女人的额角抽痛,却头一遭地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她实在是没遇到过这么离谱的事儿,虽然她觉得自己这些年过得一直都很离谱。

最终,还是女人张嘴拿了主意,她伸手拍掉拐子手上的石块,把铁锹拿过来递到拐子手上:

“碎了就碎了,到时候找人再做一块就是了,你先把坟重新修修,再叫风刮几年,就真成小土包了,虽然说没必要弄个豪华大坟,但你难道忍心让他俩被人踩来踩去的么?”

女人的一席话点醒了拐子这个梦中人,拐子猛地醒悟过来,赶紧扛着铁锨跑到旁边去掘土,一锹一锹地往他爹***坟上盖着土。

“唉。”

女人觉得自己今天一直在叹气,她看着拐子忙得团团转的,自己便拿出纸钱一张一张地往坟上添。

拐子看到了,眼一瞪,叫道:“诶!别这么放啊,花圈可以直接摆上,那些纸钱得挖个坑烧了才行,要不他俩在底下收不到……”

“我的天,”女人真是惊奇了,“你是该信的不信,不该信的可劲儿信呐,前段时间还说了山火的事儿,这么快就给忘了?你自己想吃牢饭不要紧,可千万别连累我!”

“不能,不能!”

拐子不以为然地摇摇头,说着,就地用铁锹挖了一个坑,指着坑对女人说:“就在这烧了就行,俺布兜里有火,你放心,哪那么容易就烧着了?咱回头下山的时候好好检查检查,肯定没事。”

女人没想到拐子居然如此的冥顽不灵,打从自己到这儿来,关于山火的事光听就听了不下两次,而且村里的人都知道造成火灾的人受到的处罚是什么,可就算有了前车之鉴,每年的清明依旧有人在山上偷偷地烧纸钱,这也是每年都有山火发生的直接原因。

如此大的处罚力度都吓不退像拐子这样抱着侥幸心理的人,可见传统的观念在这些人的脑子里有多根深蒂固,好像纸钱不烧就没用了一样,也好像纸钱烧了就有用了一样。

女人懒得跟拐子这种愚昧的人解释,就算了解释了,拐子也够呛能理解,所以根本没必要多费口舌,但纸钱是肯定不能烧的,想要阻止拐子很简单,说得再多再好也赶不上简单粗暴的话管用。

“我告诉你李拐子,你今儿就只能把纸钱撒这儿,烧纸这事儿你连想都不用想,你要是非得烧的话,也行,我先下山去,你自己在这山上,爱怎么烧就怎么烧,回头到了牢里,也别指望有人能去看你,你就老老实实地把牢底坐穿,老死在里面吧!”

女人几乎是指着拐子的鼻子骂出来的,话说得也狠毒,把拐子唬得够呛,虽然拐子依然觉得烧个纸钱没什么,但看到女人对这事儿这么抵触,他却不想跟女人对着来,只得点点头,算是认了女人的说法。

两人一时间无话,女人撒两张纸钱,拐子就把土覆上一层,两个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