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绝色无双,毒医宠妃》溺宠绝色毒医 年下攻 绝色无双,毒医宠妃耽美狼

更新时间:2020-01-21 08:03:12

《绝色无双,毒医宠妃》溺宠绝色毒医 年下攻 绝色无双,毒医宠妃耽美狼 已完结

《绝色无双,毒医宠妃》

来源: 作者:添衣 分类:宅斗 主角:赢婳,秦紫萱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添衣原创小说《绝色无双,毒医宠妃》,主角是赢婳,秦紫萱,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不出一盏茶的光景,赢婳重回秦府的消息就传遍了大街小巷,便是连隔条街卖菜的阿婆都知道被逐出秦府二小姐带着丫鬟回府了,一时之间秦府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出一盏茶的光景,赢婳重回秦府的消息就传遍了大街小巷,便是连隔条街卖菜的阿婆都知道被逐出秦府二小姐带着丫鬟回府了,一时之间秦府的下人们纷纷疑惑着二小姐已经被赶出去了如今还回来做什么,难道是当初真的是被冤枉的如今沉冤得雪了?

此时,秦府的正厅里秦汉,王氏,王氏,金姨娘,柳姨娘,玉姨娘,秦紫萱,秦紫菱都坐在那,作为当事人的赢婳仍是难掩病态,有些虚弱地坐在椅子上,赢婳心中倒是毫不在意别人怎么想怎么看。

她那副病恹恹的样子落在王氏眼里瞬间勾起了他的怒火,只听王氏不悦的说道:“当日是你自己踏出了秦府的大门,如今还回来做什么?”

秦汉也是厌恶地皱眉:“你还回来做什么?硬要闹出这么大的阵仗你倒是说说你今天有何话讲?”

赢婳闻言面上一阵委屈,泪眼朦胧地看着秦汉柔声说道:“爹爹,女儿只是想证明自己的清白,当日有人诬陷女儿毒害哥哥,今日女儿回来只是想告诉爹爹真相还自己一个清白啊。”

赢婳话音一落只见王氏和秦紫萱顿时脸色剧变,秦汉则是面色一阵铁青,阴沉地开口问道:“那你且说说是谁陷害于你?”

赢婳当即吃力地起身而后跪在了秦汉面前,看她方才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额角就布满了细汗,想来是肩上的伤还没痊愈就匆忙回府了,一念及此,秦汉对赢婳的话不由得信了几分。

赢婳将秦汉的表情收入眼底,心中冷冷一笑,脸上却是表新出伤重未愈的痛苦,咬了咬下唇低声说道:“爹爹,陷害女儿的人正是大姐姐。”

“大胆!”王氏有些慌张地连忙厉声呵斥:“你竟敢污蔑亲姐!”

“爹爹,女儿有证人。”赢婳转头看着秦汉目光坚决地说道。

王氏见状连忙接过话,状似委屈地说道:“老爷,萱儿自小心地善良连一只蚂蚁都舍不得踩死,她可是您的亲生女儿啊,您不能怀疑她啊!”说罢暗暗对秦紫萱使了个眼色。

秦紫萱见状忙状似委屈地跪了下来哭诉道:“爹爹,女儿冤枉啊,女儿没有陷害二妹妹。”

装可怜?赢婳冷笑,就你们会么,只见赢婳左手一用力一把扯开衣襟露出缠着厚厚纱布的右肩,这一动作直接将众人唬得一愣,幽羽国民风保守,女子给夫君之外的男人看了自己的身子视为不洁,不过此时秦汉也无暇去理会那些虚礼,只因为他看到赢婳的包扎好的伤口上隐约地还透出几块血渍。

秦汉看着赢婳肩上的伤一时间心中也泛出愧疚,再怎么不受宠也是他的女儿,他这些年故意不见赢婳只是因为不愿想起死去的发妻,那个他今生唯一爱了的女人,此时他对赢婳倒是真的多出了几分疼惜,赢婳神色凄楚地开口:“姨娘,我自知非你亲生,爹不疼没娘爱的,连个姓名都不肯给我,这些年我没有母亲只能从旁人口中打听一二,知道母亲姓赢氏,我只能自己取名赢婳随了母亲,赢婳在府中无依无靠,对大姐姐半分威胁都没有,你们为什么要害我。”

闻言,王氏恼羞成怒地上前就扇了赢婳一个结结实实的耳光:“你这个小贱蹄子,乱说什么!再敢胡说当心我撕烂你的嘴!”

秦汉面色一沉,“你这是在干什么!”

王氏回过神来也知道是自己沉不住气了,心头暗恼却也再不敢出声了。

“爹爹,前日柳叶为我抓药时碰巧遇见了大姐姐的贴身丫鬟绿衣。”说着对柳叶点了点头,柳叶会意地从门口领进来一个模样娇俏的小丫鬟走了进来,这小丫鬟早已经吓得魂不附体了,看清正厅的阵仗后忙连滚带爬地奔面无人色的秦紫萱跑去。

秦紫萱从看清这丫鬟的第一眼便面色如土,王氏也是心中惊惧,此时看着跪在她脚边哭天喊地的小丫鬟,秦紫萱抢先开口以求先发制人:“绿衣,你几日前偷了我的朱钗跑出府去,如今又回来做什么!”说罢一脚狠狠踢开唤作绿衣的丫鬟委委屈屈地看着秦汉:“爹爹,这丫头满口的谎话连篇前日还偷了我的东西跑出府去,如今无端的回来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您可不能轻易地信了她的话啊。”

秦紫萱这一番声泪俱下的控诉吓坏了绿衣,绿衣连忙爬着上前拉住秦紫萱的裙摆哭诉道:“大小姐,绿衣这么多年对你忠心耿耿,你怎么能这般说绿衣啊,那天是你让奴婢送了毒粥给二小姐想要害死她,不料最后被二少爷给截下来喝了,二少爷中毒你怕事情败露要奴婢去收买张三让他诬陷二小姐下毒害二少爷,奴婢都是按你的吩咐做的,你和夫人答应奴婢要给奴婢一笔钱放奴婢回家侍奉父母,可是你们怎么能出尔反尔要杀人灭口”

绿衣的话还没说完秦汉的脸色便阴沉了下来,秦紫萱自小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更是博得了第一才女的名声,因此他一向对秦紫萱疼爱有加,而秦紫萱素来温婉可人,从没让他失望过,可是秦汉却没想到她竟能做出这种事来,一时间看向秦紫萱的眼神中满是痛心和失望。

“你,你胡说什么!”秦紫萱看着秦汉的眼神顿时心头一凉,一阵惊慌忍不住尖声叫道:“好你个贱婢,竟然敢诬陷本小姐,看本小姐不撕烂你的嘴!”说着发了狠地对着绿衣又挠又打。

王氏也是小心湫湫地出声为秦紫萱辩解道:“老爷,萱儿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来,定是绿衣受人指使想要陷害紫萱。”

秦汉能做到这个丞相的位置自然不是个傻子,赢婳孤身在外一没钱二没势的,一个相府弃女拿什么收买绿衣让她指认一手遮天的王氏母女,一念及此,只见秦汉“砰”地一掌将身旁的茶岸拍个粉碎,朝着吓得魂不附体的王氏呵斥道:“你以为我是瞎子吗!到了现在了想欺瞒我?难道要看着我亲手把我的女儿在你面前杀了你才甘心吗!”

见状,王氏也知道秦汉此时是动了真怒了,秦宇轩是相府唯一的男丁,不管有意无意算计到了赢婳这件事就已经没办法善了了,更何况现在还牵扯出诬陷赢婳,隐瞒秦汉这两宗罪,王氏声泪俱下地说道:“老爷,萱儿只是一时糊涂,您就饶了她这一次吧,不管怎么说,她也是您的亲女儿,闹出了什么事端对秦府的声誉也不好。”

赢婳挑眉,王氏这句话算是踩到点子上了,秦汉就算不顾念骨肉亲情也会顾及秦府的声誉,她本也没打算凭这件事就能搬到王氏处置了秦紫萱,说到底这不过是她回到秦府的手段而已。

果然,秦汉一听到秦府声誉当即面色就缓和了些,正在众人纷纷猜测秦汉会做和处置时便听秦汉沉声说道:“把大小姐关进佛堂,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许探望。”说罢起身扶起赢婳有些愧疚地说道:“婳儿,是爹爹让你受委屈了,爹以后会好好保护你的。”

赢婳苍白的小脸上流下两行清泪,哽咽着说道:“爹,有你关心,女儿不委屈。”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