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落山风》落山风完整版在线播放 小说目录 落山风小说在线试读

更新时间:2020-06-18 04:03:23

《落山风》落山风完整版在线播放 小说目录 落山风小说在线试读 已完结

《落山风》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兰州大学学生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贞瑜,吴雪梅

《落山风》作者:兰州大学学生,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贞瑜,吴雪梅,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老友聚里贞瑜来迟,我们在包厢酒过三巡她才推门而入。她看上去圆润了些,面庞被齐耳短发捧出来,配上十年不变的格子衫牛仔裤,稚气又甜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老友聚里贞瑜来迟,我们在包厢酒过三巡她才推门而入。她看上去圆润了些,面庞被齐耳短发捧出来,配上十年不变的格子衫牛仔裤,稚气又甜美。她站在几束从屏幕投出的彩色光线里眯着眼睛看人,珍珠说,别找了,我在这里呢。说着拍拍身边空出的座位。贞瑜抬一抬眉过去落座,不知几时学了这个表情。

上一次见到贞瑜是三年前,那年她极瘦,长发烫过又染黄。我们约在新天地百货门口见面,她走到我跟前,我还在抬眼四处张望。怎会那么瘦,像一根落了叶子的小树枝。贞瑜还是胖点好。

发现贞瑜来了,大家纷纷从各自的位置上朝她微笑招呼,不知谁喊了一句,小美女哟,我等你等到花儿都谢了。哦,是大彭,摇摇晃晃,业已喝多。贞瑜摆摆手示意他别扯淡,她身子正好转过来,我们隔着珍珠彼此点点头。搞不懂为什么,同样是多年老友,我们对贞瑜总要客气些,对她的喜欢和对珍珠的喜欢不同。

珍珠和贞瑜说话,一直拉着她的手,我偶尔探身到茶几上拿抖烟灰,总看见她的手安静地躺在珍珠的手里。坐下来没几分钟,就听见珍珠问贞瑜累不累,要不要先送她回家。贞瑜摇头,大概是说没关系,再坐会儿。

歌唱到《谢谢你的爱1999》,怀旧气氛相当浓郁。不停有人依次喝过来,轮到贞瑜,就被珍珠挡了回去。挡不掉的她夺过杯子仰头喝下,一副侠女风范。贞瑜静坐一边托着脸,似笑非笑的怅惘表情,她越过珍珠从我手里将点着的烟拿过去叼上,珍珠说少抽点,贞瑜吐出烟雾,答道,一年也抽不了几根。

我起身去洗手间,将近午夜,KTV过道里酒精、香粉、呕吐物气味密集,一个超短裙女孩埋着头靠在墙边摁手机,别的包厢传来凤凰传奇和周杰伦的歌,还有一些拉拉杂杂似曾相识的旋律。走廊的T字尽头是整面墙的金色玻璃,将过道折射出重叠的幻象如同蜘蛛精的盘丝洞,我回来时走错房间,推门看见一对在沙发上搂着亲嘴的情侣,赶紧退出来。

再往前走,透过包厢门上一条三厘米宽窄的压花玻璃长条看看里面,只见贞瑜坐在高脚凳上唱歌,我赶紧进去,听到最后一句,“两鬓斑白都可认得你”。

有人提出散了,又有人提议找个茶室坐坐醒一下脑子。贞瑜照例先走,珍珠问我还能不能骑车?我说没事儿。那你载她回去吧,路上小心点,最好走大街,亮堂些。珍珠心细如发。

贞瑜随我去取电瓶车,她只肯侧坐,一路手拽着我的衣服而不肯接触身体,像个十几岁的小女孩。我载着她穿行在小城午夜静寂的街道,几盏路灯撑起夜空,她在低声哼歌,偶尔叫我慢一点,怕颠簸。我们始终没有什么对话,那种感觉让我想起这些年来时不时重复的梦境,梦里贞瑜离我很近,几乎能够脸贴着脸,她嘴巴一直在动,在对我说话,却始终不能听到声音,我焦急万分,只好吻她。

回去父亲在客厅看电视,见我进门,招呼我陪他坐坐,并递过来一支烟。我去洗手间洗脸,突觉时间流转。如今身上有酒味的是我不是父亲,夜夜晚归的人也是我,大概就是这样长大和变老的吧。当你不再需要关上房门偷着抽烟的时候,意味着你从男孩变成男人。

回家半个月,父亲总是等我。在外工作了好几年,本就沉默的父子关系变得更加无所适从。我知道他想关心我,真正坐下来,我们从国际油价谈到中东局势再到国内物价退休工资再到他哪个战友的儿子结婚了……迟迟难以切入主题。

一冬,你今年28?父亲问。

29嘛。我说。

嗯,我有点糊涂。父亲说,视线空茫地投在电视上,一部家庭剧刚刚播完进入片尾曲。他用手摸摸头,而后落到空中,久久悬着,仿佛忘记下一个动作是什么。

您不必等我的,天渐渐冷了,还是早点睡。我说。

谁说我等你,人老了没瞌睡你懂不懂?他的声音高起来。

我懂我懂。急忙安抚他,怕他哮喘又犯。音乐刺耳,进入电视购物时间。

我看你什么都不懂。父亲把烟灭了,气鼓鼓地端起茶杯喝茶,说,年轻人喜欢闯荡我知道,你老爸也年轻过。可是你妈身体不好,人老了,无非盼望有儿孙在旁,能享享天伦之乐……父亲说着,我默默听,自是对这些话早有准备。此次辞职回家,正因为母亲病情加重,加上在外多年终觉苦闷,事业上并不见有光明前程,与其得过且过浑浑噩噩度日,不如暂且休息一阵,能够陪陪双亲也好。只是回来后在家的日子不多,真正陪伴母亲的时间更少,她的状况比我想象的要好一些,不过面容忧郁心事很重,我不忍卒睹。

我在找工作,就在这里,或是附近城市。我说。

工作我不担心。父亲说。

女朋友我也会找,哪那么快嘛,又不是买菜。我有点不耐烦。

快?!再慢一点我和你妈都入土了!爸突然发火,将茶杯重重搁在桌面。

夸张,我心里想,口中只道,我还年轻,先好好工作,以后婚姻才有保障。

父亲仿佛也觉得有理,闷了片刻说,正是因为你年轻。

这话颇为敏感,我无法接茬,只是抽烟,电视机不知何时被父亲切换成了静音。挂钟的秒针在墙上哒哒哒地走着,很远的地方传来野狗的低吠。滤过啤酒的胃此时才觉空虚,准备去厨房煮面。我问父亲要不要宵夜,他摇头。

父亲趿着布鞋进了客房,他与母亲分床多年,我想着要给客房里添一台电视机,说了许久都还未去商场购买。想及此,又见他背影略略佝偻,不禁有些惭愧。

贞瑜的短信在我煮面的时候突然而至。她问,你忘了吗?

我一失神,险些将面捞到水槽里,隔了几秒,定定心神,才回她,没有。

但是你不和我说话。她回复过来。

没有嘛,你太受欢迎,我插不上嘴。我试图开玩笑。

那以后也不必说了?她问。

怎么舍得?我打出这几个字,想了想,又删掉后面两个字,换成“怎么会”。

和我说说话吧,我睡不着。她说。

好,陪你,想聊什么?发出这一条后,那边静默了很久。我端着面站在阳台上,确定她不会再回了才开始吃。面条发胀坨在一起,吞下去时有点难以下咽。我呛了几下,声音落入无边无际的夜色中,连回响都没有。一辆破旧的捷达泊在楼下的公路边,我盯着它,想起父亲方才的话:正是因为年轻。

没什么,只是想确定一下你还记不记得。一个小时后贞瑜的短信又来了,我已洗漱完毕躺在床上进入半梦半醒的状态,她的话像鬼魅无声无息窜入心神,让我肢体与灵魂的无力感俱为深重。这次没有多想就回过去:不敢忘,忘不了。她终于满意,说你睡吧太晚了。我说你也是,晚安。转身沉沉陷入睡梦,手机放在枕边贴着脖子,整夜没有再响起。

次日醒来看见短信,在宿醉未消的头疼中一键删除。我避忌、惧怕这个女人。

碰巧父亲问我要不要和他一起下乡钓鱼,我答应了。晚上老鬼安排饭局,一群人会从下午就在茶坊玩牌,正愁找不到理由缺席。

天气阴冷,我和父亲盯着一片窄窄的湖水一坐就是整个上午,在乡下亲戚家吃过午饭后,父亲拎着鱼竿又去了湖边。我跟在他身后,亲戚家的小侄子拿棍子不停戳我的小腿和我逗乐,我猛地夹着他的胳肢窝将他举高扛起,谁知那孩子突然吓哭了,好没意思。

电话响起时我意识到自己原来在等。珍珠明亮愉快的声音十分温暖,她说你这个聚会模范今天怎么不懂规矩,不管在哪里限你一个小时之内赶紧给我死过来。我嘿嘿地笑,说在乡下陪父亲钓鱼。

快点,我们都在就差你,带点钱来输。珍珠不容推却。

好。我挂线。知道他们都在,贞瑜在珍珠旁边,隔着四十里路,我闻到了她的气味。

找了一辆摩托车载我回城,一路想着这些,直至茶房门口才骤然梦醒,暗笑自己太无聊,就像吻过贞瑜很多次。其实只有两次。一次是毕业聚会后去吃冰,另一次是三年前我们在异乡见面,后面那次我们喝多了酒,一路吻她至酒店门口,进电梯再接着亲吻。最后贞瑜将我挡在房间外的过道上,背靠墙壁任由我吻,她含混悲哀地说,一冬,你不要等我,我是个没有希望的人。她说话时似要流泪了,我不忍心再吻下去,只能紧紧抱住她,生怕稍微松手怀中的人就不见。

走进茶坊,贞瑜正坐着打牌,珍珠欢呼道散财童子来啦。我牌技蠢笨,她高兴得很。贞瑜浅浅笑着,说打完这把就让你。我连忙表示让她继续玩别管我。她说你打。语言简短,没有再商量的意思,我只好在她身后候着,像个忠厚的丈夫。

晚上在德庄吃火锅,老鬼怀孕的媳妇也破例出席,大家一高兴又喝了很多酒。贞瑜说我发现许一冬总是喝不醉呢。大家都笑,说那是你和我们一起的时间太少了,没见着他醉。珍珠马上揭底,许一冬喝醉了最好玩,会在大街上跳舞。真的啊?贞瑜好奇地看我,鹿一样的眼睛,花瓣一样的嘴唇,天真无邪到了极点。我演技不够高明,几乎不能对接她的视线。

老了,不敢醉了,要注意身体。我只好这样说,引来一片嘘声。

饭饱酒足后散场,海亮自告奋勇要送贞瑜。大伙儿都知道他过去喜欢贞瑜,齐齐打趣他老婆不在别犯错误。海亮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