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神君不可期》神君误我by初可txt BL 神君不可期君臣文

更新时间:2020-07-04 12:07:15

《神君不可期》神君误我by初可txt BL 神君不可期君臣文 连载中

《神君不可期》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岁晏桃 分类:仙侠奇缘 主角:顾末怜,许致远

主角是顾末怜,许致远的小说《神君不可期》此文是岁晏桃原创的仙侠奇缘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顾末怜向来不大管西院的事,只不过昨晚实在太过荒唐,竟然有弟子在他的地盘沾了魔气。 他一向自诩修为深厚,竟是对于这魔气一无所知,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顾末怜向来不大管西院的事,只不过昨晚实在太过荒唐,竟然有弟子在他的地盘沾了魔气。

他一向自诩修为深厚,竟是对于这魔气一无所知,可见对方必然非一般魔头。

顾末怜偏好红衣,坐在议事厅里格外显眼。他看着缓缓走近的人影,一如往常的没有情绪,“可试探出什么了?”

“与她无关,弟子已然试过。”许致远想起怀里那人傻兮兮的笑,不由跟着也弯了嘴角,那么蠢钝的人,又怎么可能与魔有关。

顾末怜斜了一眼面色柔和的许致远,却说起了其他话头,“致远,你可记得世人在什么时候最为意志薄弱?”

“自然记得,师父是不信小春还是不信弟子?”许致远声音冷冷的,神色渐渐严肃起来。

“你若记得,就不会是刚刚那副神情。”顾末怜一向不顾及他人情绪,说话又直又快,“你问问你自己,刚刚那番试探,究竟试的是谁?”

许致远默了片刻,看着顾末怜的眼中有几分不解,“师父,我对她并无男女之情。刚刚试探的自然是小春的真实想法。”

“况且她身上没有魔气,即便是那种情形,她心中也不曾有其他想法。”

顾末怜冷哼一声,“那你怎么解释,秋严堂四使之一的冯使与弟子张良,这两人都是与小春接触过后,才出现魔气沾染的情形。”

“若不是冯使修为尚可,只是损了一些记忆,秋严堂哪能答应私下解决此事?”他双眼一眯,语气又阴沉几分,“你既然力保小春,为师也不好驳了你的面子,只不过,为师已经答应了林刚,让他亲自审问小春。”

许致远急急跪在顾末怜身前,皱了眉道:“师父知道林堂主的手段,若是审问,小春必然受不住那刑罚。”

顾末怜突然笑了几下,声音怪异又尖锐,“你不是嫌弃她么,还管她受不受得住?”

“小春无辜,若是师父就这样让林堂主带走小春,察纳面上也无光。”眼看着顾末怜听了进去,许致远顿了顿,不慌不忙道:“且小春入察纳才短短几日,师父若是就这样送她去了秋严审问,若是让师尊知道,定然会给师父又记上一笔。”

顾末怜愣了片刻,朝着许致远看了又看,疑问道:“师尊与小春有何关系?”

“……新进弟子都是师尊看过无错,才让各堂挑选的。”许致远声音平平,并不挑破。

顾末怜围着许致远转了几圈,终是恍然大悟,拍着许致远的肩膀庆幸道:“还好你提醒了我,不然师尊那个记仇的小性子,不知道又要给我使多少绊子。”

无一师尊是顾末怜的死穴,一个爱记仇,一个偏偏语出噎人。

是以,顾末怜经常会受到师尊的一些非人照顾,扰的他是日夜难眠。

许致远默了片刻,为难的看着顾末怜道:“那小春几时送去秋严审问?”

“……”

顾末怜一脸菜色,比起林刚,师尊是更可怕的存在,当即摇了摇头,异常和蔼道:“此事就交给你去处理,切莫惊动他人。”

山中烂漫好时节,犹是绯红入碧微。

我坐在仙厨里,吸溜着素面,丝毫不知自己刚刚逃过一劫。

林岳端了第二碗面,熟练的分出一些放进我的碗里,笑容有些苦,“小春,你多吃点。你看看还想吃什么,师兄都能给你弄来。”

我摸了摸自己吃的有些鼓的肚子,总觉得他有些反常。

“师兄,你不要这样,我们一会是去操练又不是上刑,感觉就像是吃最后一顿,太悲壮了。”

他闻言,脸色更加沉郁,“亏我以为许师兄是个君子,没想到他竟是这样的恶人。”

我听的迷糊,喝完最后一口汤,嘟嘟囔囔问道:“他又做了什么啊?”

林岳叹了口气,掏出一个丸药递给我,叮嘱道:“一会若是他们动手,你就把这个药吞下去,可以麻痹疼痛。”

“动手?”我抖了一下,许致远要揍我?

我面上表情有些难看,林岳眼角抽搐了几下,终是白了我一眼,“许师兄要将你交给秋严堂审问,我刚刚不小心听到了他跟师父这么建议的。”

秋严堂为什么要审问我?

就因为我看光了张良?

我以眼神代替言语,纳闷的看向林岳,实在想不通这事有什么好审问的。

难道要让我交代看到了什么?!

林岳伤神的捂住了我的眼,恨铁不成钢的低声提示道:“魔气。”

魔气?

虽不信许致远会如此做,可是林岳说的煞有其事。

我看着空荡荡的碗底,心情低落到了极致。

他明明不是那般冷情冷性的人。

惴惴不安的跟着林岳到了草跃厅,林刚的脸色极差,我不小心与他对视了一眼,只觉身上像压下来了两座山,顿时有些难以呼吸。

好在他并没有看我太久,我缓了几口气,朝着林岳摇了摇头,站在了队伍里。

张良不在,四使少了一人。

既然能用神识威压,应该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果不其然,随着香灰的堆积,我肩上越来越重,勉力支撑着才没倒下去。

我看了一眼林刚,他眼神犹如毒蝎,盯得我胆寒。

林岳看了我一眼,眼睛登时瞪的老大,我顺着他的眼神一路向下,顿时明白大事不好。

若是寻常女弟子,怎么可能挨得住林刚的神识威压。

脚下的泥石板已经裂出了些细小的裂缝,若是我再硬抗下去,岂不是摆明我非常人?

随即摇摇晃晃几下,翻了个白眼缓缓倒在林岳面前。

这下草跃厅顿时热闹起来,身边很快围了一圈黑靴,我怕是第一个扎马步倒下的新弟子了。

想到这,我心中真是悲愤不已,这若是让天上的仙家知道,我这脸面……

林刚绝非善茬,他散开其他人,看着抱着我的林岳笑道:“不过是晕过去罢了,你继续训练,我带她回察纳。”

我暗自心惊,还没来得及想招,林刚的声音蓦然出现在脑海,“看你装到几时?”

人中上传来刻骨的疼,我强忍着皱眉流泪的冲动,心中再不敢有任何想法,这里的人都喜欢探查别人心声,我不能被他识破。

要不然余子生就危险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