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总裁前夫别乱来》总裁前夫别乱来全文 同人 总裁前夫别乱来NP文

更新时间:2020-07-12 16:04:22

《总裁前夫别乱来》总裁前夫别乱来全文 同人 总裁前夫别乱来NP文 连载中

《总裁前夫别乱来》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晓晓晓星沉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贺瑾,那尾小

《总裁前夫别乱来》由网络作家晓晓晓星沉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贺瑾,那尾小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满天的云压得很低,天边还泛着黄。 这几天天气一直发闷,雷要打不打,连雨都下不下来。 我望着窗外,忍不住叹了口气。 屋内开始变得昏...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满天的云压得很低,天边还泛着黄。

这几天天气一直发闷,雷要打不打,连雨都下不下来。

我望着窗外,忍不住叹了口气。

屋内开始变得昏暗起来,日记本上密密麻麻的字开始忽大忽小,有些看不大清。

我放下日记本,想要从沙发上起身,却觉得一阵晕眩,小腹传来一阵阵的疼痛。

最近总是这样,莫名其妙地头晕,又莫名其妙地腹痛。

我撑着沙发边停了好久,那疼痛感才逐渐减弱,只是头还有些晕晕的。

我挪着身子走到玄关处,开了灯。

顿时,屋内一片明亮如昼,顶上吊着水晶灯明晃晃的,一时刺得我眼疼。

客厅一侧的鱼池里,一尾锦鲤还在游着。

池沿的暗灯映得水幽幽如碧。

以前这池里有两尾锦鲤,一大一小,成双作对的。

贺瑾言特别爱护他们,平时都是亲自喂食的。

只不过,有次,他在外地出差,我见那池里的鱼好几天没进食了,便好心从厨房取了些鱼食,想喂给它们,哪知道,我一个不小心就洒多了,结果那尾小锦鲤就胀肚而死了。

我当时又心虚又慌张,觉得自己就是个杀人凶手。

要知道贺瑾言把它们视为珍宝,他甚至可以在鱼池旁看它们看一天,却不愿意多看我一秒。

显然,它们的地位比我可高多了。

要是让贺瑾言知道我杀了他的宝贝,他估计会杀了我让我给它殉葬吧。

年纪轻轻地,我还不想给一条鱼陪葬,于是,我趁着他没回来,赶紧去花鱼市场,带着那尾小锦鲤的残骸想找一条一模一样的给补上。

那天我几乎跑遍了整个城市的花鱼市场,才总算找到了和那条一模一样的小锦鲤。

我还特意问了老板,是不是一样的品种,老板说是的,还说它俩就是一母同卵。

同不同卵我不知道,但是看着这俩一样的个头,一样的颜色,我反正是信了。

虽然那次花了一大笔钱,怕贺瑾言发现我用他的卡,我用得还是我自己私藏已久的私房钱,着实让我心痛了好久,但只要贺瑾言看不出来,这钱也算是花的有价值。

但结果却是,贺瑾言出差回来,他一进门就发现小锦鲤换了,就跟孙悟空的火眼金睛似的。

我还记得那天,是我们结婚以来,我第一次看到他发这么大的火。

我逼他娶我的时候,他都没发这么大的火。

我当时真的觉得,他会掐死我,然后让我给它殉葬,我甚至都想好了先求饶再逃跑的一系列途径。

不过,还好,他虽然混蛋,还没那么混蛋。

只是他二话不说,就把那小锦鲤捞出来,扔掉了。

然后头也不回地就走掉了。

我至今都不知道,他是怎么看出来的,明明长得一模一样,就老板都说是一母同卵了。

真是白瞎了我花这么多的钱。

从那之后,他很久都没跟我说一句话。

所以现在我每次看到这鱼池,我就自动远离三尺远,就当它根本不存在一样。

饿不饿,吃没吃食,都和我没有关系,我身上可不想再背负一条鱼命了,更不想又要花那么多钱,结果还被扔掉了。

想到那次花的钱,我至今心脏都疼。

墙上的钟摆当当当地敲了六下。

悠长的声音回荡在空落落的别墅里,显得格外飘渺虚无。

“咕噜噜,”我的肚子跟报时器一样,一到六点就饿了。

我只好从壁橱里拿出一包泡面,放锅里煮了起来。

壁橱里面都是我上个月买的泡面,我当时买了一整个货架的面,我还记得超市售货员看我的眼神,就跟看难民似的。

不过,这都得怪贺瑾言这个混蛋。

上个月,他说他要去出差,得去一个月,当然,他不是跟我说的,他是对我们家的保姆——林嫂说的,我是偷听到的。

他还因此给她放了一个月的假。

我觉得他就是故意的,他想饿死我,我死了,就没人能分他的家产了。

锅里的水开始咕咚咕咚地沸腾,面的香气逐渐弥漫开来,给整个空荡荡的屋子带来了一丝人情味。

不过说实话,这段时间,贺瑾言不在家,我真的挺想他,晚上睡也睡不好。

但他在家里呆的时间久了,我又很烦他,他这个人浑身散发着来自地狱的阴冷气息,他可以坐在一旁一动不动,也不同你说话,活活吓死个人。

人就是这么矛盾的动物,嘴上一笔带过,心里却一直重复。

日子算下来,他怎么着也是明天才回来,于是把面吃完,洗了锅子之后,我就早早地爬上床看起电视。

电视里一对苦命的恋人迫于家族势力不可以在一起,正抱头痛哭得死去活来,还不失时机地配上了凄美的音乐。

若是换作以前,我估计我还能留下几滴眼泪,但现在我看了觉得有些发笑。

我觉得这都是贺瑾言的错,和他在一起呆得时间久了,连我也变得如此冷血了。

虽然那电视又无聊又狗血,但我还是看得津津有味。

突然,门口的门锁“咔嚓“一响,把我着实吓了一跳。

我从房间一路小跑着出来,就看到贺瑾言已经走了进来,正在换鞋。

我正纳闷着不是说要明天才回来嘛,怎么突然就回来了的时候,他抬起头轻轻扫了一眼,说道:“胖了。”

前一秒,我还在惊讶一个月没见,第一句话竟然是说我胖了。

后一秒,我知道,他说得不是我,是那尾锦鲤。

他走到鱼池边,端详了许久,看着那锦鲤还生龙活虎地游着,才像是放了心。

不管是锦鲤还是我自己,胖没胖不知道,不过他倒是完全没什么变化,发型一丝不乱,衣线笔挺如新,根本不像是刚出差回来,倒像是参加什么颁奖典礼,衣冠楚楚,倜傥风流。

他换了鞋脱下了西装外套,然后就进了洗手间,他今天心情好像挺不错。

外头的雷声毫无预兆地响了起来,我猝不及防,被吓了一跳,浑身打了个战栗,从小到大,我最怕打雷了。

想到这里,我立刻想要转身回房间躺床上,从小我就觉得只要蒙在被子里,就什么都不怕了,至今我都是这么觉得的。

我刚要往房间跑,贺瑾言就从洗手间出来,一把拉住了我的手腕,将我用力地往后一甩,我的后背重重地磕在墙壁上,我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

好吧,我想我知道他提前回来干嘛了。

我忍不住在心底翻了个白眼。

虽然贺瑾言对于娶我这件事是心不甘情不愿的,但他之所以还愿意娶我是因为我们的婚后生活很“和谐”。

不过,他到底还是有洁癖的,每次碰完我,就跟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立刻去浴室洗澡,洗完澡就回自己的房间睡觉去了。

这个问题,我想过很多次,直到我偶然间看到一句话“男人会把爱和性分得很开,他抱着你的时候指不定想着谁呢。”

我当然知道他想的是谁,他想的是我的姐姐,苏念予。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