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朕的皇后超难撩》朕的皇后超难撩笔趣阁 MB 朕的皇后超难撩SM

更新时间:2020-08-20 04:02:48

《朕的皇后超难撩》朕的皇后超难撩笔趣阁 MB 朕的皇后超难撩SM 连载中

《朕的皇后超难撩》

来源: 作者:鹿丑丑 分类:架空 主角:楚之,异象

《朕的皇后超难撩》是鹿丑丑写的一本架空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朕的皇后超难撩》精彩章节节选: 敬国寺参天千年老树下,一个慈眉善目,与世无争的老和尚着一身金缕袈裟,如海般的睿智双眼透着看尽人世的通透。 对面坐着一个身着素衣,...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敬国寺参天千年老树下,一个慈眉善目,与世无争的老和尚着一身金缕袈裟,如海般的睿智双眼透着看尽人世的通透。

对面坐着一个身着素衣,六根清净了无牵挂,面色凝重的佛门尼姑。

二人相对跑腿而坐,手着棋子,凝重的瞧着棋盘,却久久未曾落子。

"师兄,今日这事可如何是好。"

静门庵的主持静安师太平日里如水波澜不惊的面上亦不禁被浓墨的忧虑笼罩。

五星连珠,荧惑守心,莫说这离国大地未曾出现过,即便是苍茫大地上也是从未有过的。

敬国寺现任住持,了空主持眯了眯眼,慈善的脸上浮现与往日并无一二的笑容。

"师妹勿忧,前些时日虚尘师兄不告而别,留下的书信却已然提及了今日之事。"

静安皱起的眉头微微松了,前些时日本为敬国寺主持的虚尘师兄却突的卸下主持职位,留下一封书信,不告而别。

信里说他夜观天象,查星象有异,故散去闲职,去寻那改天换命之人。

今日一事,倒更像是早有因果。

想到此处,她皱紧的眉头舒展开来,依旧是素日里踏出尘世的静安。

"阿弥陀佛,这五星连珠与荧惑守心乃大机缘,我佛慈悲,许是某个施主逆天而来。"

了空捻手落下白子定局之棋,一场浩浩荡荡的战局便就此终了。

只见那黑子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局势被白子轻轻拢在内里。本应对尘世大开杀戒的黑子却因白子停住了步伐。

"我佛慈悲呐,我佛慈悲,那荧惑守心本乃生灵涂炭之征兆,却因这五星连珠的出现抑制了荧惑的杀戮之气。"

静安领悟的点点头,就像这黑白子一般,罢了罢了,世间万物皆有定律。

五星连珠皆因朱雀翼宿一夜偏离轨道,荧惑守心却是早就有了征兆。

确是我佛慈悲吧,倒不知是哪位施主逆天改命,这周边许许多多的命格却是因之而变。

"善哉,善哉,佛者名觉,既自觉悟,复能觉他。世间万物,皆随缘而来,你我佛门二人,亦不过只能为世人解惑,至于尘世一二,却只能观已。"

"了空师兄说的极是,但愿虚尘师兄能早日归来罢。"

二人起身眺望,荧惑既退,五星亦散,像如梦幻影一般,却又实实在在存在过。

静安瞧了眼那上空,微微一叹"十四年前我于那南疆王府游历,观那足月郡主乃我佛门弟子,如今这命格,却也是变了。"

了空淡然一笑"有因必有果罢了,因果之事,便是你我二人亦不敢深究。许那施主确是与我佛门无缘,六根不净,你我便静观其变罢。"

"极是,极是。"

二人站在树下,那颗千年古树伴着这千年古刹一起成长,如今一看已然冠天,微风徐徐拂过,牵起一阵阵古刹钟声,缓缓散在这绿茵之中。

……

这方踏风背上的二人瞧着那缓缓散去的五星荧惑,才慢慢回过神来。

楚月兮心中恍若惊涛拍岸,怎会如此?上一世明明只有荧惑守心呐,为何这一世却突显五星连珠的异象?

如此重要之事她不可能记错,即便当时是还未出阁的花季少女,可也知晓彼时荧惑守心带来的震动。

上次荧惑守心乃是前朝覆灭之时,她观古籍亦能品出其中凶险,彼时浮尸千里,流血百万,鲜血染红了大地,是月光也照不透的猩红。

故而上一世荧惑守心一露,皇上离震天勃然大怒,一时间人心惶惶,政局动荡。

平日里游园赏花的大家小姐们也被家中责令禁止出行,生怕一个不慎便搭上九族性命。

可如今是怎么回事?怎会出现五星连珠与荧惑守心共存的异象?

离楚之敛下眸子,妖孽如狐的面颊透出一股冷冽之气,可一瞧见身前愣神的少女,却生生的散了。

他不想吓到她。

"兮兮回过神来了?便继续启程吧。"

楚月兮被身后清冷的声唤醒了,眨了眨眸子,眸中流光微转,樱唇微抿。

"殿下对今日天象有何见解?五星连珠与荧惑守心可是从未出现的异事。"

离楚之浅浅的鼻息喷薄在楚月兮绸缎般的发丝上,满不在乎的出了声。

"便是再异常又如何,事在人为,天意,逆他而行又如何。"

他本就不信天命,天有异象又有何惧,这次的异象怕又会被有心之人拿来做文章罢了。

楚月兮惊诧的转过头来,水润湿漉的眸子中布满疑惑。

离楚之瞧见身前人诧异的眸子,挑嘴一笑像是随意提起一般。

"母妃在我儿时便教导我,事在人为,天命,不过世人蒙骗自己的言论。"

他抬起头看着夜空中又恢复明朗的晴朗夜空,明月如梭彗星闪烁,星星点点普照着万物复苏。

"兮兮,你可知晓为何荧惑名荧惑?"

楚月兮微微摇头,自她出生便听闻世人唤那颗星为荧惑,却不知是为何。

离楚之的思绪飘的很远,回到了儿时母妃拉着他倚在窗桕边时。

"母妃说,古书本记载了,荧惑只是一颗普通星辰,荧惑这名头不过是世人强加在它身上罢了。"

清澈的话音微微一顿。

"星辰何其无辜,世人总将自己的罪孽往那星辰之上揽,星辰不会说话,便任由这人世间胡乱编造一些名头。"

楚月兮转过头来,直直的盯着身后的离楚之。

那邪魅不羁的脸,依旧是上红衣怒马洒脱肆意的战神王爷,也依旧是儿时对她宠溺至极的,楚之哥哥。

却,又有些不同。

上一世,她因为多年未见,以及童年那件事的阴影,便对他留下了一个喜怒无常,冷冽嗜血的印象,可这位在战场上无往不利的人。

却全然不是自己上一世想象中的样子。

离楚之被这直直的目光看的耳尖微红,不自然的咳了咳。

邪魅一笑"兮兮若是再如此盯着我,我会误会的。"

楚月兮下意识抬眸"殿下误会何事?"

离楚之突的低下头来,靠近楚月兮,炙热的呼吸喷洒在楚月兮如玉脸颊上。

一双桃花眸子定定的瞧着楚月兮,像是要看进她的心里一般,勾起魅惑的笑来。

"误会从小到大,你都是中意我的。"

男音刚落,便像寒冬的一抹炙热,浓烈的随着风撞进楚月兮的心里。

脸腾的浮出桃花般粉红,朦朦胧胧拢着那如玉脸颊,像是打翻了的胭脂,均匀浅薄的抹在那珍珠芙蓉上。

楚月兮深深吸了一口气,贝齿轻轻浅浅咬在嫣然唇上,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清冷的空气进入鼻腔中,让那一抹攀爬上脸颊的海棠春色一点点褪去。

少女清冷的声音从樱唇中吐出"殿下多虑了,月兮不会有如此孟浪之意。"

离楚之听这少女波澜不惊的话音,明知会有如此回答,心中却依然透着肉眼可见的失落。

她,可是不喜他?

或者,她还是因着儿时的事,害怕他?

他摇了摇头,心中好笑,不是早就下定决心了么,无论兮兮对他的感情如何,他只需做她身后的后盾即可。

旋即勾起一抹潇洒肆意的笑来"不会便好,否则楚之哥哥要是误会了,兮兮可就跑不了了。坐好了,踏风,快些。"

二人身下的踏风听到主人的命令便加快了速度,伴着耳旁呼啸而过的风声,两人一马很快便消失在月色中。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