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无限轮回狂潮》无限之 YAOI 无限轮回狂潮小说目录

更新时间:2020-08-26 00:04:23

《无限轮回狂潮》无限之 YAOI 无限轮回狂潮小说目录 连载中

《无限轮回狂潮》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北吞江楚 分类:二次元 主角:吴铭,俞莲舟

《无限轮回狂潮》是北吞江楚写的一本二次元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无限轮回狂潮》精彩章节节选: 数十把长剑反射着煌煌日光,将吴铭紧紧围在剑圈之中。 这些峨眉精锐弟子任是一人都不是吴铭能够正面对付的,更何况面前还有着远超吴铭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数十把长剑反射着煌煌日光,将吴铭紧紧围在剑圈之中。

这些峨眉精锐弟子任是一人都不是吴铭能够正面对付的,更何况面前还有着远超吴铭的丁敏君和周芷若?

吴铭苦笑一声刚想开口,丁敏君上前一步。

啪!

一声清脆的耳光响起,吴铭吐出一口血沫缓缓回过头来,用杀人一般的目光死死盯住丁敏君,丁敏君却没有被吴铭的眼神吓到,此前吴铭当众擒她,两人梁子早已结下,以丁敏君的性格怕是恨不得将吴铭凌辱致死。

“小贼!你可想过今日落在姑奶奶手上?”

吴铭并没有搭腔,一双眼睛隐隐闪烁青光,表情无比阴森,丁敏君倒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对着吴铭又是一个大耳光:“小贼,信不信姑奶奶把你那双招子抠出来?”

周芷若向来心软,此刻见丁敏君侮辱吴铭,连忙拉住丁敏君的袖子:“师姐稍安勿躁,”转过头来看向吴铭:“吴铭,我师父在哪?”

吴铭的双眼依然死死盯着丁敏君,好像没有听到周芷若的话,丁敏君眉毛一挑,一脚踹在吴铭心口直接将他踹翻在地,对着吴铭就是一口唾沫,却是毫无一点大家闺秀的风范:“小贼!你再瞅一眼试试?”

被人小贼小贼地连叫,侥是泥人都会生出一丝火气,吴铭心胸并不广阔,又怎么能忍了?银牙紧咬,目露寒光,若非此刻手脚酥软,怕是屠钩已经轰向丁敏君的脑袋。

但是耳旁传来的系统声不断提示着吴铭,他遭到了怎样的屈辱。

【叮,遭到唾沫攻击,反弹天赋生效,减免当前伤害并予以反弹,积累经验4/10000】

因为反弹天赋的作用,丁敏君扇吴铭,踹吴铭,吐吴铭,自己的身上也隐隐传来了反伤,这种奇怪的感觉让丁敏君只当是吴铭妖法所致,看着吴铭精光闪烁的双目气不打一处来,拎起吴铭衣领又是三记耳光,周芷若连忙上前拉住丁敏君,扭过头来娇喝道:“吴铭!快快把我师父去向告知,我给你个痛快!”

嘴角微微上扬,随后化作仰天长笑:“好!好!好!”

挣扎着爬起身来,一双眼睛猩红一片:“你凭什么杀我?”

丁敏君冷笑一声:“小贼,别以为你的妖言还能惑众,我师父早就说过,你与我峨眉有深仇大怨,不说别的,此刻我六大派与魔教对峙,你打算投奔魔教便是天大的死罪!”

“明教就该死吗?!”

吴铭只感觉胸膛里一股不平之气充塞,想到脚下那个年轻的尸体,一席话不吐不快:“我吴铭心胸不广,有仇必报,但我能分得清孰轻孰重!明教多为汉家百姓,只因受不了暴元残虐才揭竿而起,在我看来明教每一人都是响当当的好汉子,称得上英雄豪杰,因为他们面对暴力没想过屈服,而是靠着血肉去杀出一片明天,为汉人尊严燃尽每一滴血,而你们这些所谓的名门正派呢?!国仇当前而不顾,却为私仇耿耿于怀,同室操戈,杀的是汉人百姓,灭的是汉人气节,你可知六大派与明教的仇怨是元人背后操纵?!如此颠倒黑白却以正邪而论,我瞧你等不起,凭什么不能加入明教?!”

一席话掷地有声,在大漠的狂风中传出好远,一时之间所有峨眉弟子为吴铭神光所摄,竟无一人出声辩驳。

吴铭指向周芷若暴喝道:“周芷若,你出身渔家,怎不知元人残虐?明教与你何仇?那元人杀你老父,使你家破人亡,你若有仇应与明教同仇敌忾,如今却反挥屠刀,你老父在天之灵所见,可还会认你是周家儿女,汉家儿女?!我问,”

吴铭挺胸走上两大步混不顾周芷若的长剑,直直盯着周芷若。

“你凭什么杀我?!”

天地为之一肃,隐隐听见阵阵怮哭。

周芷若方寸大乱,忍不住倒退两步,脸上一片惨白,一众峨眉弟子也忍不住窃窃私语起来,说到底明教与峨眉的仇怨的根由是灭绝的师兄被杨逍活活气死导致,若说什么深仇大怨,只能说是两派发生冲突后的江湖厮杀,比起汉人共敌元朝,明教实在不应是仇人。

只是灭绝师太向来狠辣,在峨眉中说一不二,弟子们又哪里敢质疑,此刻灭绝不在,峨眉没有主心骨,吴铭提出此事让众人忍不住反思。

见众人战意频消,一直觊觎峨眉掌门的丁敏君心中暗忖时机已至,上前一步高呼道:“我峨眉名门正派又怎会与魔教妖人为伍了?众师妹听命!在此诛杀吴铭小贼!”

毕竟丁敏君积威已久,此言一出,峨眉众女却不再犹豫,寒光闪烁间,无数长剑猛地刺向吴铭。

吴铭眼见口舌之利无用,虽然此刻身体酥软,实力更是给峨嵋派提鞋也不配,但他又怎可能坐以待毙?

将拇指藏于食指与中指指缝,一拳锤在大地上,死死闭紧双眼,猛然大喝出声:“老祖传牌令,金刚两面排,千里拘魂症,速归本性来!疾!谁来都好!我吴铭,不甘死于此处!”

苍茫黑气直冲云霄,万鬼嘶嚎不绝盈野!

利剑没临身,慌乱的尖叫却传彻天际。

吴铭猛地睁开眼睛,第一眼就看到了一副透明的熟悉脸孔,那正是他刚刚刨出的少年!

少年的脸上挂着泪痕,狠狠对着吴铭一点头,吴铭直起身来,只见身遭围满了惨白幽魂,那些鬼魂竟是战场上那些已经战死的,

明教信徒!

峨眉众人何曾见过如此景象?密密麻麻的亡灵将吴铭团团围簇,万鬼齐呼响彻天际:

”谢大人,为吾等请命!“

吴铭惊讶地看着身旁跪伏的万鬼,万鬼对着吴铭深作一礼,齐齐转过身来,呼号着冲向峨眉弟子!

丁敏君慌乱之间抽出长剑,与当先一鬼的长枪碰在一起,竟不像往常一样穿透而过,一声清脆的响声点起了大战的冲锋号!

吴铭眼睛瞪得溜圆,忍不住大喊出声:“不!”

别人不晓得,吴铭怎会不晓得这种诡异情况?天地规则,鬼只是精神能量,一般情况下鬼是无法伤害到生人的,最多是制造幻觉伤人神智,而想要鬼凝出实体做出攻击只有一个法子,那就是燃烧神魂只为一击,一击过后,

魂飞魄散!

万鬼并没有停下前进的步伐,一个又一个燃烧神魂,只为了护住身后那位大人,为了护住自己生为汉儿的尊严!

“焚我残躯,熊熊圣火,生亦何欢,死亦何苦,为善除恶,唯光明故,喜乐悲愁,皆归尘土,怜我世人,忧患实多!”

一个又一个焚尽残魂的明教教徒与苍凉的歌声相随,这一片悲壮峨眉众女哪里还能抵挡?丁敏君猛地一扬手高喊出声:“撤!”

峨眉众女这才如蒙大赦,任谁与鬼交手都要惧上三分,更何况女子天生畏惧鬼物,峨眉派的气势自然弱了不止一分。

眼看着峨眉众人越跑越远最后看不清踪影,吴铭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呆呆地看着回到他身前仍在燃烧的众鬼,沉默良久终于开口叹道:“我向来恩怨分明,十倍酬恩,十倍报怨,你们...还有什么心愿未了?我吴铭拼了这条命,定为你们做到!”

那少年小鬼看了看身遭,单膝跪倒在吴铭面前:“望大人怜悯,救我明教,光复我汉人江山。”

“望大人怜悯,救我明教,光复我汉人江山!”

吴铭咬咬牙,狠狠一点头:“诺!”

声音落下,一阵清风吹过,一只只跪伏的游魂竟如风卷黄沙般片片飘零,最后化作一片尘埃。

吴铭缓缓爬起身来,就在此时,一声悠悠的叹息传入了吴铭耳中。

“想不到明教中人还有这么多好儿郎。”

吴铭身子一震,猛地看向沙丘背后,一个身披道袍的高大身影闯入眼帘。

吴铭苦笑一声:“您是武当七侠哪一位?”

那道装汉子缓步走到吴铭身前,眼中一片唏嘘:“武当七侠?十年过去了,江湖人只知武当五侠,七侠之名却是好久未曾听过了,在下俞莲舟,武当行二。”

听到武当之名吴铭忍不住拱了拱手,这一礼却是为了俞莲舟身后的那位大宗师张三丰,张老道于国人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武道之巅,太极之祖,一生光明磊落,精忠报国,吴铭刚来倚天世界便打定了主意去瞻仰一番,爱屋及乌,此刻见到这位未来的武当第二代掌门自然也充满了敬意。

“俞二侠,你也要杀我?”

俞莲舟不置可否,倒是反问了一句:“你杀了灭绝?”

话虽是疑问,语气却是肯定。

吴铭心中一荡,一种莫名的情绪涌上心头,他绝不能让这个汉子看扁自己:“我说我杀了她,你可信?”

俞莲舟哼了一声:“本是不信,但我跟了你一路,我认得倚天剑。”

吴铭心下一惊,他没想到俞莲舟一直跟着自己,却不知从何时起,从逃杀?从坠崖?还是自己抽取倚天剑?

“那你要杀我吗?”

俞莲舟眯了眯着眼:“我凭什么杀你?”

吴铭忍不住开口,俞莲舟却好像看穿了吴铭的心思直接打断了吴铭:“我又凭什么救你?”

吴铭苦笑道:“那您见小子有什么指教吗?”

俞莲舟摆摆手:“指教算不上,我倒是有事请你帮忙,刚刚这一切实在是让人惊奇,想不到当真有鬼神。”

“您是道教中人,怎不信鬼神吗?”

俞莲舟说道:“我原只信我师父,再就是信我自己,不过今日所闻倒是颠覆了俞二的认知,”俞莲舟上前一步,脸上隐隐一丝紧张:“年轻人,我问你一事,张翠山殷素素之子可尚在人间?”

吴铭点点头:“尚在。”

俞莲舟眉头稍霁,悠悠叹道:“善,善...”

“您不问他所在何方吗?”

“我问了你可知道?只要活着就好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