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平穿花嫁娘》平穿花嫁娘百度云 御姐 平穿花嫁娘小说完结版

更新时间:2021-01-14 09:01:16

《平穿花嫁娘》平穿花嫁娘百度云 御姐 平穿花嫁娘小说完结版 连载中

《平穿花嫁娘》

来源: 作者:似水静阳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沈碧寒,蕙歌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似水静阳原创小说《平穿花嫁娘》,主角是沈碧寒,蕙歌,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也许我以前本就是一个不能省心的人儿吧!”腹诽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也许我以前本就是一个不能省心的人儿吧!”腹诽之间,恍然惊见她们一行人已经出了轩园,四下打量着周围的陌生环境,又看了看远处驻足向着自己观望的丫头下人们,沈碧寒明眸讪然,脚下的步伐未停,由望柳引路继续在九曲长廊中来回兜转。

园子大了自然便显得冷清了,再加上院落偏僻,初出轩园的时候,沈碧寒未免有些觉得这聂府大的出奇,穿过了一个个建筑颇为考究的月亮拱门,又走过一条长长的回廊,便是一个花团锦簇的中型花园,过了花园便到了沈碧寒今日一行的目的地——延揽花厅!

即便以前未曾受过宠,以后却也必须要在这里过活,虽然失去记忆的她从来都没曾想过要去争什么,但也还没傻到什么都不去了解。正因为如此,虽然没有应付过聂府的家人,但是在过去的三年里,沈碧寒还是将府里的人际关系让凝霜摸得清清楚楚,聂府中辈分最大的就是她夫君的NaiNai王氏,这延揽花厅便是老太太居住的地方,

“少NaiNai,这里就是延揽花厅,里面就要少NaiNai自己进去了,奴婢只是一个下等丫头,按规矩是不能进的!”望柳对着自己的主子福了福身,小心谨慎的退到一边候着。

在轩园怎么样无所谓,因为她的主子性子和善,在这里就不同了,只要一个不小心,少不得会有什么惩处。

淡淡的睨了望柳一眼,沈碧寒对身边的凝霜吩咐着:“你也不要进去了,在这里候着吧!”

凝霜是跟着她陪嫁过来的,虽然比之下等丫头身份要好上一截,但说起来总还是个丫头。

“少NaiNai……”依着沈碧寒的性格,凝霜还是不放心让她自己进去。

那里面可是老太太和太太们,她们家少NaiNai以前连进茶请安都没做过,这第一次,凝霜还真怕她吃瘪。

“不碍的!凝霜你也在外面候着吧!”摆摆手,沈碧寒打断凝霜的接下来的要说的话。

“可是……”

“我是失忆了,不是痴儿。”眉眼一挑,沈碧寒以眼神会意凝霜什么都不用说了。

她虽从没得过宠,不过少NaiNai的身份却是真的,等下倘若凝霜进去了,如果有什么看不过的地方,以她的性子保不齐会替她出头,她倒没什么,到时候在老太太和太太们面前凝霜怕是要落个嚣张的名声,她们在聂府不是待一天就罢了,现如今她既然嫁到了这里,就一定要在这里长久的生活下去,如若真如那般,恐怕这丫头在府里的丫头圈子里会比现在更难过上几分。

“是!”看着沈碧寒严肃的面容,凝霜噤若寒蝉,低头应是。

“吆!我道是哪个房里的?远远的看不真切,走进了才晓得,原来是府里的大少NaiNai,还真是个稀罕的妙人儿!”充满挑衅的声音从身后不远处传来,惹得沈碧寒不禁侧目。

映入眼帘的,是一位身着妇人装扮,头上珠钗摇曳,看上去十八九岁的年轻女子,女子妆容极浓,她的身后也跟着两个下等丫头,看样子也应该是府里的女眷。

“少NaiNai,这位是大太太的儿媳蕙歌,因她爱贪小便宜,为人太过计较,做事又招摇,在老太太那里也是不吃香的”偷偷的瞥了来人一眼,凝霜小声在沈碧寒的耳边低语。

“嗯!”轻应了一声,沈碧寒面对正向着自己款款而来的蕙歌,面色依然如常,却没做什么动作,对方的话里是挑不出错的,倒是她说话的语气,让整句话都变了味。

凝霜一说大太太房里,她心中便已经有数,府上内院现在的当家主母是老太太,老太太育有四子一女,四个儿子中大太太底下有一子一女,女儿已经出嫁,现在站在这里的便是那位少爷的正妻,这少爷比她夫君小,在府里排行老二,沈碧寒自然不用对她行礼。

沈碧寒的夫君是二太太之子,却因为从小聪颖,而且年纪轻轻便和父亲一起挣下了一份家业,其实说白了,在聂府内,除了二房是实在户,其他的老爷、太太们基本都是靠二房来养着的。

“大嫂早!”没有行礼,目光也没有任何的回避,蕙歌直勾勾的打量着沈碧寒,看着沈碧寒如花一般的容貌,蕙歌媚俗的眼里流转着盈盈之光。

都说这大少NaiNai美若天仙,可惜失忆了,而且还惹怒了大少爷,她嫁到聂府也已经两年了,从未在府里见过这位失了宠的少NaiNai,若不是刚才丫头告诉她门前候着的是轩园的望柳和大少NaiNai的陪嫁丫头,她还猜不出眼前之人便是大少NaiNai呢!。

不过话说回来,这大少NaiNai长的还真是好看的紧,清妆淡抹便惹人怜,可是为什么大少爷就是看都不看一眼呢?!

双眼中波光流转,蕙歌一边上下观察着沈碧寒,一边在心中思附着。

“弟妹见到嫂嫂,不是应该先行礼吗?!”没有回避蕙歌打量的目光,沈碧寒有意的提醒道。

对方没把自己看在眼里,这点沈碧寒心里清清白白的。

“嫂嫂,尊你一声嫂嫂是冲大哥的面子,过门之后从未给NaiNai敬过茶,还惹得大哥丢面子,娶妻便要娶贤,嫂嫂这样的,还真是难为大哥了。”蕙歌冷哼一声,挑衅道。

因为自己的出身不好,在聂府里,她虽身为二少NaiNai,却总是被人瞧不上,今天好不容易遇到个没人礼遇的冷柿子,难道她还捏不得了?

“就算未给NaiNai敬过茶又如何?大嫂是大哥明媒正娶的妻子,这总不是假的,第一次见面,二嫂不给大嫂行礼的话,莫怪我等下告与NaiNai去!”

远远的又有人向着延揽花厅的方向走来,这次说话的是位姑娘,她的身形不高,眉眼之间生的却极其标致,姑娘的一身上好的白色襦裙,上身套穿着一件上好的沁蓝绣褂,长发简单的做了个少女样式,额前刘海扫过眉脚,明眸之中有着掩不住的精明,与蕙歌不同的是这姑娘的身后只跟着一个小丫头,从那丫头的衣着上看应该是个上等丫头。

看了看凝霜,沈碧寒向她投以询问的目光。

在聂府里,她知道所有的家主身份,却一个都没有照过面,怪只怪她从来没出过轩园,今天这是开天辟地头一回,虽然早就想到今天会见到一个个家主,也做好了那份心里准备,可她没想到自己还没进入延揽花厅,这些家主们便一个个开始粉墨登场了。

看到快要来到沈碧寒身边的那位姑娘,凝霜眼前一亮:“这位是三姑娘聂惜璇,璇姑娘,是大少爷的嫡亲妹妹。”

大少爷的嫡亲妹妹不就是她的小姑子吗?

心中有了数,沈碧寒静静的站在远处,以不变应万变。

看到聂惜璇,蕙歌的表情变了变,虽说心不甘情不愿的,却终是对沈碧寒福了福身,然后气鼓鼓的转身进了延揽花厅的月亮拱门。

拿别人的手短,吃别人的嘴软,整个聂府的家业都是聂惜璇的父亲与哥哥挣下的,虽然论身份蕙歌是嫂嫂,不过在聂惜璇的面前,她凭地少了几分底气。

“二嫂嫂慢走,且别摔了。”脸上露笑,聂惜璇对沈碧寒恭敬的行了一礼:“惜璇见过嫂嫂,给嫂嫂行礼。”

“妹妹不用拘礼。”伸手作势扶了扶聂惜璇,沈碧寒心中暗叹:这个就是璇姑娘了。

在轩园的时候,她时常听凝霜她们提起璇姑娘,说她聪明伶俐,而且特立独行,在二太太离世之后,且不思嫁人,以十四岁之姿掌管二房,四年的时间里,她将房里的丫头嬷嬷们管理的妥妥贴贴,而且她也最得老太太的宠。

“在过去的三年里,大哥下了话,惜璇为曾踏足轩园,还请嫂嫂见谅,今天第一次见面总要行礼的,二嫂本就那性子,嫂嫂不要放在心上才好。”聂惜璇对沈碧寒一笑,明眸皓齿饶是让初Chun的光景,黯淡了不少。

“嫂嫂省了,妹妹不用这样。”沈碧寒微微一笑,这璇姑娘是精明出了名的,她一开口就先将自己的不是悉数摆在台面,让自己无言以对,若是她真的看得上这个嫂嫂,应该早就去了轩园了,何来的在这里第一次行礼。

心中一切了然,沈碧寒心中思绪飞转,表明上却一切如常。

“早前哥哥让嫂嫂入住轩园,我倒是知道哥哥是生气的,但是却不好对他说什么,本该早些去见嫂嫂的,可又转念一想,嫂嫂是失忆的,或许想要好好静静,我这本就不相干的人去了,可能一点都帮不上忙反倒会添上不必要的麻烦!在轩园内虽然偏僻,却少了府里的争斗,惜璇觉得这样对嫂嫂比较好。”不理会沈碧寒身边的凝霜等人,聂惜璇亲昵的挽着沈碧寒的胳膊也跨进了月亮拱门。

“……”顿了下脚步,沈碧寒惊异的睨了聂惜璇一眼。

感情人家一直不去看她,是想让她安静的过活,并不是有什么心机,这下可好了,她这岂不是以小女子之心度女子之腹?

“头个儿三天里,哥哥回金陵了,生个闷气也要有期限的,三年也未免久了点,所以我便和NaiNai提了一下,说嫂嫂的身体好的差不多了,可以出轩园了,这不今儿个NaiNai就让人传了,嫂嫂今儿个应是第一次见NaiNai,等下见到NaiNai,妹妹代为提一下,嫂嫂便把敬茶请安一并补了吧!”

好像真的是看沈碧寒顺眼,聂惜璇话匣子一打开就停不下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