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归恩记》郑州恩记汤包 LOLI 归恩记男妃文

更新时间:2021-01-14 09:01:43

《归恩记》郑州恩记汤包 LOLI 归恩记男妃文 连载中

《归恩记》

来源: 作者:扫雪寻砚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刑风,刘海儿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归恩记》的小说,是作者扫雪寻砚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你偷偷出去,你的爹娘会担心的。”面对小女孩的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偷偷出去,你的爹娘会担心的。”面对小女孩的请求,刑风果断摇头不允。

小女孩扁了扁嘴,然后也不管会不会弄疼别人刚刚摔到的地方就抓着刑风的手一边摇一边说道:“就是因为他们今天不在家,我才能趁机溜出去。我就出去一会即回,如果他们回来了,我就片刻也出去不得了。”

刑风感觉到小女孩的小手虽然柔软,却很冰凉,不禁有些担心,并再次表示不同意的说道:“不行,你的手这么冷,万一再出去被冻着了可怎么办?”

小女孩眼珠子一转,将两只手掌合起做捧状,然后放近嘴边使劲哈了几口气,再将手放回刑风手里,同时笑着说道:“你看,现在不冷了吧?刚才那是因为我才用手抓了雪,肯定会变冷啦!”

刑风用一只手抓了抓后脑勺,她的手这会是不冷了,可是为什么他心里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呢?

“哎呀......”小女孩将那两个字的发音咬得极重,故意拖长,不等刑风多做考虑就继续说道:“你可以就帮我一下,搬开那道门闩,我出去之后你就当什么也没发生,不就没人怪你了?”

“哦。”

刑风终于抵不过小女孩的死缠烂打,虽然脚步移动得很犹豫,但还是走到院门旁,准备去开闩。只是他的手才伸到一半,却又听那小女孩大声说道:“不行,你若拉开门闩,等我们出去了谁能闩门?万一家里进小偷了可怎么办?呃......还是**出去!”

刑风闻言不禁叹了口气,不过他觉得小女孩说得也有道理。同时他也感觉到了顾虑,带着一个约莫着五岁的小女孩**?刚才他那一摔,身上的痛可是还没消完呐!看她这么柔弱的样子,要是让她摔一下那可惨了。

这时又听那小女孩说:“你先放我出去,等我出去了你闩好门,再**出来。”

刑风怔怔的看了她一眼,脑子有点卡壳,却见那女孩怪异的看了他一眼,接着说道:“你该不会是想带着我**吧?”

刑风的想法被小女孩一语道破,他恍然发觉自己刚才的想法跟小女孩的想法比起来,真是太白痴了。所以他当然不会承认,嘴巴偏向一边的一斜,吓唬她道:“你就不怕等你出去了,我把门闩上,把你家偷个精光?”

小女孩听他这么一说,很自然的怔了一下。不过她很快恢复可爱的笑脸,翘起嘴使劲向上朝着自己的刘海儿吐了一口气,自己望着自己那翻飞的刘海儿,她曲臂叉着腰说道:“以你的聪明才智,就算有幸找到我家的钱箱子,你也打不开,所以我一点也不担心。”

刑风一时语噎,不过他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在看到女孩叉着腰自己吹自己的刘海儿玩时的样子,觉得十分灵巧有趣。

不过‘聪明才智’一词倒是让刑风想到一个另外的问题,于是他问小女孩道:“奇怪,如果你家里人都走了,那他们离开时是怎么把门闩上的?”

“本来我是不想告诉你的,不过看在你能想到这个问题的份上,我就为你解释一下吧!”小女孩用手指分了一下自己的刘海儿,然后慢慢说道:“事实上这个门闩可以用一把钥匙从外面启动,但是若钥匙因故损坏,为了以防万一,这门闸在设计的时候,可以手动从后面开启。”

听小女孩这么一解释,从未听说过有这种门闩的刑风大觉惊奇。他忍不住连忙凑近那院门仔细观察,但从外表上看,门闩还是门闩,只是架起横条的两端似乎有些玄机,但却看不出来。

小女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近身旁,忽然开口,下了刑风一跳。

就听小女孩不急不徐的说道:“你也别想以后悄悄**进来,因为平时我家里都有人看着我呢。至于这门闩的秘密,我很早就问过我家里人,他们说这东西若拆开就不可能复原,所以你也别多想了,开门吧!”

刑风觉得有些无语了,惊诧之间已经按照小女孩的指导,打开院门放她出去,然后自己在墙脚堆叠了两只花盆,望着脚边一地的粗陶碎片,他心里摇了摇头,爬上了墙。

墙上虽然有积雪,有些打滑,但有了第一次跳墙时因雪花而摔下墙头的教训,这次刑风已是提前捡了一块碎陶片在手里预备着,以自己的身高加两个花盆的垫高,在爬上去之前先将墙上积雪扫去一部分,这才爬上去。

以他常年劈柴练出的臂力,爬墙对他来说,比那个小女孩子要觉得容易得多。

手搭上墙头,刑风忽然想起这个女孩可能是那位先生的女儿,正准备问她叫什么的刑风赶紧爬到墙顶,却发现墙下空无一人,女孩早就溜了。

刑风心底一空,但是看着墙下雪地里留下的一行小脚印,他顿时又嘴角一翘,笑了起来。

------

刑风心想反正一整天也没事,于是就循着脚印找那小女孩去了。

他这一来是担心,这丫头毕竟是自己放出院子去的,万一出事可怎么办?二来是好奇,从那位先生家跑出的女孩,到底是谁呢?

他现在已经不是五六岁的顽童,而是大男孩的年龄。半个大人的心智,做什么事不免都要思忖一下。

这宅子刚落成不久,就有传言说宅主是县里专收纨绔少爷上学的‘礼正堂’里的先生。因而虽然这宅主之前买地时出手爽快大方,之后深居简出,但在邢家村终究是逐渐趋向异类。宅主并非邢家村族谱里的人,而且还有那等身份,邢家村的村民一般都避着嫌而不在他家墙角行走,慢慢的也就成了大家伙的习惯。

所以今天下雪,宅子的院墙下脚印并不多,使得那女孩的脚印清晰非常。

尽管在刑风追过两间村屋后,那双小脚印终于混迹于一大片杂乱的脚印中,好在总算大致方向没错。站在那片一地积雪被踩得泛着泥浆子的地方,刑风环顾四周,远远的看到打谷场上一个梳着两根冲天辫的女孩,正被几个孩子围聚在一起说着什么。

“还好,终于找到了!”刑风心里松了口气。

心情放松了些的他不由得再次想起这小女孩的身份,一边向打谷场走去一边暗自琢磨道:难道她真是先生的孩子?为什么这几年都没见过她呢?但她能对先生家的门锁那么熟悉,最差也应该是那位先生亲近的人吧!所以自己还是尽量看紧点好,切莫出了什么差错,不然就有些对不起先生那一个下午的授业之恩了。

想到这里时,刑风已经走到离那小女孩很近的地方了,围着她的几个小孩与她的讲话内容也变得清晰可闻。

就听其中一个身着蓝色拼布棉袄、约莫八岁左右的孩子狐疑的看着女孩说道:“你是哪个村子的?我们怎么从未见过你?”

梳着冲天辫的小女孩认真的答道:“我是刑家村的,因为家里管得严,所以很少出来玩。”

蓝袄孩童闻言,对身边的两个孩子低声耳语了几句,然后又对那小女孩说道:“你这么小,你家里人又那么精贵着你,跟着我们一起玩,万一受伤了怎么办?我们可不想惹麻烦......要不我们去镇上逛街,听大人说快过年了,镇上新来了不少好吃好玩的东西,这样就又能玩又轻松安全。”

小女孩抓了抓后脑勺,想了想后说道:“买东西是要花钱的,可是我家里人不许我出去玩,所以从未给过我碎银子傍身。”

那蓝袄孩童闻言之后,神情顿时冷漠了许多,摆摆手说道:“那就没办法了,你看你脸这么白,一定很怕冷,还是赶紧回去吧,万一生病了你爹娘怪到我们头上怎么办?”

小女孩连忙说道:“怎么会,就让我在一旁看着你们玩也行啊!”

这次,那蓝袄孩童没有说话,倒是他身边一个六、七岁的孩童开口了。他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你快走吧!看你的脸色,都不像是个健康的孩子,我妈说这样脸色的人大多都得了病,叫我多小心不要跟他们走得太近,万一把怪病传染给我们怎么办?”

他这话一出口,其他两个孩子的眼中顿时生出一丝畏惧和鄙夷,下意识的就朝后退了几步,嘴里还发出轻微的‘啧啧’声。

小女孩闻言也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眼神有些失去了焦距,不知是在伤心还是在发呆,身形有些僵硬的沉默下来。

而这些话,刑风却是听得一个字不漏。从小他因为父母的原因,受过不少人的白眼。因为父亲不擅交际,他也受过不少大人小孩的冷落,所以对于这种潜藏私心和鄙夷的话语,他是时分敏感的,所以此刻他心中不禁为那个小女孩而有些愤愤然。

就见他几个大步走到小女孩身边,对身前那三个准备离去的孩子大声说道:“不带她玩便罢了,为了赶她走还说如此伤人的话,你们不觉得内疚吗?她才几岁,你们不知道大孩子该让护弟妹吗?”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