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谁是谁的伤》谁是谁的伤neleta百度云 同人志 谁是谁的伤章节在线试读

更新时间:2021-01-15 03:00:44

《谁是谁的伤》谁是谁的伤neleta百度云 同人志 谁是谁的伤章节在线试读 连载中

《谁是谁的伤》

来源: 作者:沧浪水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韩经理,门后

《谁是谁的伤》是沧浪水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谁是谁的伤》精彩章节节选: 第二天,霜降按时来到了正宗中医按摩院,吧台的中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天,霜降按时来到了正宗中医按摩院,吧台的中年女人看到她,问她准备的怎么样了?她把简历递过去,女人大致看了一遍:“不错啊,你的字吗?字迹很漂亮!还有其它的准备吗?”

霜降点点头说:“为了让他信任我的技术,我可以真实演示给他感受。”

“如果他仍然拒绝呢?”女人含笑着问。

“应该不会吧?他招人,我应聘,不应该拒绝熟练的人员啊。”霜降说。

“你是未成年的学生,又没有技术证书,留下你他需要担当很大的风险。”女人说。

“韩经理办公室在二楼南面,就是对楼梯口的那个房间,祝你顺利!”

“谢谢,我上去了。”霜降虽然担忧,但并没有显露出来,她沉着的微笑,转身,穿过大厅向吧台对面的楼梯走去。

她机械的上着台阶深深的吸了口气,有点丧气的感觉到,准备得再好,可是面对未知时,人的心理的确是极度忐忑很难放松的,尤其是求职。

门后边的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管他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想着就到了门口,深深吸口气就举手敲门。

听着明朗的敲门声,韩双江笑了:敲门的应该是个陌生人,没有胆怯,没有阴暗的意图,什么样的来客呢?

“请进!”他这样想着就说。

韩霜降推门进入,看到宽大的办公桌旁边的书柜旁站着一个年轻得不像话的男人,她视线下移看到桌面的牌子:业务经理韩双江。

“你好,我找韩经理。”霜降微笑着带着求证的语气用尽量甜美的声音说。

韩双江凝视面前这个充满青Chun气息的女孩,这就是王姐说的求职的女孩吗?

开玩笑,这样的年龄也叫她上来,怎么把关的啊!

“我找韩经理,请问他在吗?”看着那个男人抬头冷然的打量自己,没有说话的意思,霜降扭头望望房内的其它两个房门又问了一声。

“我就是。”韩双江想这个女孩也太蠢了吧?质疑我的能力吗?

霜降把户口簿和个人简历恭敬地递给他。

韩双江淡淡扫了一眼:“身份证。”韩双江看着面前的简历和户口本,公事公办的开口。

韩霜降心里说:“真衰啊,哪壶不开提哪壶!”嘴上赶紧说:“我没有办身份证,户口本不一样吗?”说完赶紧上前帮着翻户口本。

韩双江身体往后边一扛,舒适地靠在椅背上没有看,盯着她的眼睛说:“还不到办理身份证的年龄吧?未成年人我不会聘用,很抱歉!”

霜降抿嘴吸口气,让自己镇定,说:“请你看看我的个人简历吧?再说,你们的招聘信息上好像年龄限制在三十五岁以下,并没有最低年龄限制。”

“哦?是我们考虑不周,那么我会听从建议把它完善的,谢谢!”韩双江客气的说。

韩霜降呆掉。

“你不符合我们的条件,现在可以离开了!”韩双江压下心底的一丝丝同情,漠然地推过放在桌上的户口簿和简历。

韩霜降退后一步,眼泪凝滞眼眶,脱口说:“这不公平!你们招聘启事上的要求我完全合格,可你连看我的简历都不看,怎知我不合适呢?”

韩双江无动于衷的看着她:“我说的理由已经很充分了。”

看她不死心又说:“你的按摩技师证呢?招聘信息要求熟练技工,这一条你应该不具备。”

韩霜降气恼的瞪着他说:“你太过分了!为什么连个试用的机会都不给我!你会逼死我的!真是同名不同命!”愤愤的抓过东西,转身,泪珠悲凉汹涌,脚步缓滞的一步一步离开。

“等等!”韩双江叫住伸手要开门的她,说:“你说的什么意思啊,我会逼死你的?什么同名不同命?能否再说一遍呢?”

“什么意思?你说什么意思?”韩霜降回头走向他愤怒的叫。

韩双江震惊于她情绪的极端,一时没反应过来,愕然的看着这张泪流满面的悲愤的脸。

“意思就是,我叫韩霜降,你叫韩双江,我们的名字一样,为什么命运就有如此大的差别呢?”

“你养尊处优,居高临下;我却孤苦无依,马上就要流浪街头;成绩优异,考上重点高中却要失学;只有这份工作能让我改变我的生活,你竟然连简历都不看,找个莫名其妙的借口,直接就把我开了;或许,对于你这冷血来说,打击别人会让你很得意吧!”

韩霜降带着梦想破灭的绝望用手擦去脸上的泪水:“这个答案你满意吧!”

房间一片沉寂。

她难堪的转身打算离开时,听到一声回答,“满意。”

她疑惑自己是幻觉,迟疑了一下又向门口走去。

“唰!”的一声,韩双江过来挡在门后,看看她说:“要不,你先坐下,喝杯水吧?”

韩霜降没有反应。

“要不,你到里边的洗手间洗把脸?这样出去,别人还以为我欺负你呢。”

韩霜降反应过来,故作疲惫的说:“我先洗脸,再坐下喝杯水,可以吗?”

“可以。”韩双江仿佛松了口气,顺手指了指书柜这边的门。霜降把简历和户口本递给他,走进洗手间。

用冷水冲了脸,感觉冷静了许多,看看镜子里的自己通红的眼,感觉不可救药。

“我怎么越来越脆弱,爱哭了?不过,哭过好像很轻松似的。”她轻轻拍拍自己的脸,看来,女人的泪水真的很有效哦!至少,为自己争取了个说话的机会。

感觉无法再磨蹭了,她轻轻开了一道门缝,看见经理正在看自己的简历,哦,怎么出去合适呢?

“出来吧!看来你情绪平静多了。”韩双江听见轻微的开门声,看到一张不好意思的冲他傻笑的女孩的脸。

“对不起,希望你不要介意我的冒犯,考虑一下我的请求,可以吗?”韩霜降尽量谦恭的说。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