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绾心计》绾心计txt 女王受 绾心计大叔受

更新时间:2021-02-07 09:00:39

《绾心计》绾心计txt 女王受 绾心计大叔受 连载中

《绾心计》

来源: 作者:杏仁枣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苏洛,华启光

《绾心计》为杏仁枣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一排人鱼贯入了古楼径直向后院,苏绾正好在骑楼处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排人鱼贯入了古楼径直向后院,苏绾正好在骑楼处与之相逢,打头的便是廖管家。

廖管家一见她便面目阴沉,让开道让后头的人先过,自己留了下来与苏绾面面相对,森冷的眼神注视着她,要笑不笑要怪不怪的模样。

楼道内的油灯照着苏绾的影子参差落在阶梯上,苏绾下了两阶,低头福身:“廖管家。”

廖管家阴阳怪气地“嗯”了一声:“不去侍候主子,呆在这里干什么?”

苏绾冷着脸:“主子让我熟悉熟悉环境。”

“嗯?”廖管家的耳朵尖,一下就听出苏绾话里的刺来,“你是苏园的奴才,怎么说话连句奴婢都不会说?”

苏绾咯噔了一下,按说廖管家说的是实情,苏墨一行人便是自称奴婢的。可自己毕竟是从人人平等的昌化未来过来的,受的教育老早就把这种奴性用高傲的自尊取而代之了。一时让自己自称奴婢,却是怎么也开不了这个口。

“聋了?”廖管家阴冷的哼道。

苏绾镇了镇心魂:“苏绾的主子是二公子,对别人自是不用奴婢自称。”

言外是廖管家压根不够格儿。

廖管家一听顿时脸色更加阴沉:“好个牙尖嘴利的丫头,看老夫不教训教训你。”说着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了一条长约半米半指粗的楠木戒尺伸到了苏绾面前。

苏绾暗吸了口冷气,仍旧直挺挺站在廖管家面前,在他挥手过来一瞬间闭上眼睛。

戒尺的滋味儿可不好受,廖管家手起尺子一落,“啪”地一声亮堂堂地回音,重重打在苏绾的手臂上。苏绾的手臂猛地一痛,接着便从打的地方一直麻到了肩膀。

老头子下手不带含糊,并非只想教训这么简单,怕是恐吓居多。

果然这梁子结的不小。苏绾暗暗把帐算在苏洛陵头上。

这一下几乎将苏绾打地有些站不稳,急忙用一只脚后跟顶住阶梯撑住身子,目光一扫突然就僵住了。苏洛陵不知道什么时候静静立在廖管家的身后。若是她被打之前就站在那儿了,苏绾能肯定他是在那儿幸灾乐祸的。

见苏绾僵住,廖管家喘着气也向后头看,这一看也不禁抖了一下:“二公子。”

苏洛陵“嗯”了一声,眼光落在苏绾的手臂上:“劳廖管家Cao心,这奴才是该打。”

果然是打之前就在了。苏绾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呻吟出口,只能按住被打的手臂,射出两道针芒般的目光扎向苏洛陵。

苏洛陵却只云淡风轻地一笑带过:“本公子饿了。”说着就转身向后院走去。

“是!”廖管家极具耳听八方举一反三的慧根,马上弯腰施礼一边挥手让苏绾跟上苏洛陵。

苏绾活活咽下这口气,紧紧跟上苏洛陵。

“提醒过你离老头子远点,吃亏了吧?”前头突然传来细碎的耳语。

苏绾心口有气,偏过头不接他的话。

苏洛陵扬着眉毛,进了位于后院的膳房。

膳房内一整排丫鬟已乖巧地等候,黑红泛光的圆桌上立着各色金器银器,闪得整个古朴的膳房突然间蓬荜生辉,印在那些花容月貌的婢女脸上似乎都镶了一层金箔。

苏绾暗暗吃惊,这时苏洛陵却扭转身在她肩头猛按下来:“你陪本公子吃饭,其他人都下去吧!”

广袖一挥,丫头们便都受领了意思,低着头碎步无声地如条长蛇一般游出了膳房。

“老奴告退。”廖管家并未进来,而是在门槛外弯腰道。

“嗯。”苏洛陵已入了对门的主位,拾起银箸似乎在思考该从哪盘佳肴下手,只对廖管家含糊地应了一声。

廖管家转身之际又狠狠瞪了苏绾一眼便离去。

人去留淡然,整个膳房一下子似乎都冷冷清清了下来。

“啪!”苏洛陵放下银箸走到苏绾面前,瞄了瞄她的手臂:“如何?”

苏绾有些赌气不去理他,撞开他的身子自己坐到离得最近的位置上,拾起银箸就要吃饭。

“呵……”苏洛陵冷讽地笑了一声,在她身旁坐了下来,“脾气还不小。”

苏绾半口饭噎在嘴里,突然鼻子发酸,一句话便吼了出来:“眼睁睁看我被打,你算什么苏园的二公子?”

“哼……”苏洛陵冷哼,“你也不知道躲一躲。”

“我……”她躲了岂不是更给老头子借口?苏绾硬生生吞下话,眼睛一闭一张,眼泪就成串地落了下来。

孤身一人在这种何去何从都不知晓的环境里,才一天就受尽了ling辱打骂,她不是个天生受气包,谁受得了?从小就在福利院长大,虽然里头的老师也不是亲爹亲娘,但好歹没让她受一丁点儿委屈。她是极个别不肯被人领养的小孩,从小就倔得要命,认为做了别人家的小孩便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一辈子都要被牵着鼻子走,所以她宁肯年纪小小就暗地里去做童工赚钱,也不愿被人套上感情的枷锁。华启光待她好到人神共愤的地步,可她也偏偏因为待她太过好了,便打死都不接受。她这么熬着倔着,到头来却因为这个苏洛陵而破功,还被这个始作俑者冷嘲热讽。她是上辈子欠他了,还是她就是流年不利踩到狗屎了?

擦掉眼泪,苏绾扔下饭碗就夺门逃了出去,一路奔到那口阶梯上坐下来抱住自己,才发现手臂疼地要死,肚子又饿得要命。不一会儿眼泪又蓄满了眼眶,扑簌簌地下来。要是华启光在场,非心疼死不可。一想起华启光,苏绾的眼泪更止不住,连心都疼地拧起来。

一张绣了修竹的锦帕递到她鼻子底下,苏绾挂着泪抬眸,对上苏洛陵那张冷峻的脸。

“给。”苏洛陵动了动手上的帕子,晃动出一片锦缎的反光。

苏绾铁着脸扯过来,看了他一眼,报复性地放到鼻子底下擤起鼻涕来。

“你……”苏洛陵欲言又止。

她抬眸拎起手帕:“还你。”

苏洛陵的嘴唇抖了一下,视线落在手帕上似乎有一股无奈。五个手指曲了又张张了又曲,最终还是来接锦帕。

苏绾心底一软,在苏洛陵快要碰到之际又抽了回去:“我洗了再给你。”

苏洛陵也不问什么,只是淡然地道:“先吃饭。”

苏绾再次抬头看他,他却已背过身走远了。

他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呢?初见时的冷若寒霜,再见时的冷嘲热讽,直至现在,虽没有什么安慰的话出口,但这一方锦帕似乎说明着这个人的心还是热的。

怔然看着手中的帕子,那几杆修竹长立,翠色的竹叶如小鸡的爪子似地印满竹身,一瞬间竟有些觉得逼人的真实。

刺绣贵在形似神更似,这张帕子上的绿竹活活便像风姿绰影晚照里的实物。竟不知为何,突然觉得与苏洛陵几乎冷傲的神态无比契合。

苏绾想了想,还是将帕子收好,起身再次回到膳房。

桌上食皿之中的食物几乎没怎么动,苏洛陵在主位上正襟危坐,见苏绾进来才执起银箸,夹了一颗剔透无暇的丸子送到嘴边,迟疑了一下转手放进苏绾面前的骨瓷碗内。

“吃。”他干净利落地指示。

苏绾凝气坐下,夹起那颗丸子送进嘴里,齿颊内顿时肥香无边,口感软滑顷刻而化。她一睁眼:“这是什么?”

“取彘肉皮下三毫,不油不腻的地方,混水粉捏成玲珑丸……”

“等一下!”苏绾瞪着眼睛打断,“你说是猪皮?”

苏洛陵皱眉,“嗯”了一声。

苏绾只觉得胃里翻腾,一股恶心的感觉窜上喉口,几乎把脸都憋红了。她指着苏洛陵哭笑不得,无奈那一口玲珑丸实在玲珑,现下已经在嘴里化无,溜进了胃里。僵硬地扒了口饭,嚼烂了才咽下去,以冲掉猪皮的那股子味道,终于松下口气。

“怎么?”苏洛陵锁眉,将高脚盘中的丸子搅了一圈,“有毒?”

苏绾摇头:“我不吃猪皮。”

苏洛陵挑眉,又是冷哼不予置否。

显然被苏绾这么一搅和,苏洛陵的食欲骤减,这才吃了几口便丢了银箸不悦地离开。

恍恍然地膳房里就只剩下了苏绾一个人,这时才发觉这些金盘银盏的光芒好空虚,空虚地寂寞。

她其实,极讨厌一个人吃饭。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