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卿骄》卿骄txt甜糯 GV 卿骄章节列表

更新时间:2021-02-16 18:00:35

《卿骄》卿骄txt甜糯 GV 卿骄章节列表 连载中

《卿骄》

来源: 作者:千语千夜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阿弦,谢容

《卿骄》由网络作家千语千夜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阿弦,谢容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王澄并没有真的离开乐府,因着对乐宁朦的愧疚以及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王澄并没有真的离开乐府,因着对乐宁朦的愧疚以及担忧,他告别王济之后,又立刻折回独自来到了枫亭院,彼时大夫已经离开,乐宁朦还在晕睡之中,三名女婢在一旁诚惶诚恐的照料着,经此一事后,阿汀被发卖的结局已让这三名婢子对床上躺着的女郎充满了敬畏和恐惧。

“你们都看清了吗?女郎真的是喝了阿汀炖的鸡汤后才……可是阿汀炖那鸡汤时,我们都在场,她确实没有动任何手脚的,而且主母也交待过了,只是让我们在这边盯着女郎的一举一动,阿汀怎地会犯如此糊涂……”其中一女婢阿菊端了一碗药来,见乐宁朦一动不动的还在晕睡,小声的说道。

“哪里是阿汀犯糊涂,她不过就是恰好碰到了女郎的逆鳞,倒霉罢了!我看啊,这事八成就是女郎故意陷害她的!”另一名女婢阿梅冷笑了一声说道。

“可阿汀与女郎无怨无仇,女郎为什么要这么陷害她呢?”最小的女婢阿竹不解的问。

阿梅便扯着嘴再次冷哼了一声:“还能有什么原因,不就是因为阿汀是主母派过来的呗!你们又不是不知道,这女郎的亲生母亲从前与咱们夫人可是有仇怨的,若非夫人横插一脚,很有可能这位女郎就是乐家正经的姑子了,你说她能不恨吗?”

阿梅这么一说,阿竹与阿梅神色都黯了下来,布上满脸的愁容。

“真倒霉,怎么这差事就让我们给接上了?”阿竹嘟囔了一句,又问阿梅,“姐姐,你说,这女郎该不会以后还使计陷害我们吧,毕竟我们也是主母派来的啊!”

她话一说完,端着汤药的阿菊便双手一抖,“砰”的一声,地上水花四溅,碎渣满地,一碗汤药便全洒在了地上。

“阿菊,你干什么?”看着花了两个时辰好不容易煎好的药被全洒在了地上,阿竹与阿梅都心疼的惊叫了起来。

阿菊却是脸色发白,结结巴巴道:“我怕……我怕这碗汤药一喂下去,女郎会不会……”

会不会陷害我们在汤药里动手脚?

三个婢子几乎惊呼出声,连忙又用帕子捂紧了自己的嘴,这时,门外传来一清润动听的声音问道:“你们在干什么?乐府中的一等丫头,难道连汤药都喂不好吗?”

三个婢子齐齐的浑身一抖,转过身来一看,见是有神仙之姿月华之美的王澄站在面前,一个个竟是看痴了般傻了眼!

竟是王郎君啊!天啦!我们竟有机会见到琅琊王家的谪仙王郎君啊!

几个婢子傻傻的站在原地,望着他那发呆的样子,简直要用口水直流来形容!

王澄不悦的皱了皱眉头,也不管这三个婢子发花痴般的反应,径直走到了乐宁朦的床边,就塌而坐。

看着乐宁朦略显苍白透明的小脸上那两弯浓而卷翘的睫毛在肌肤上投下的阴影,王澄心一动,不自禁的又将手指抚上了她的脸颊,可又在指腹触及到那一抹湿润滑腻时,突地又将手收了回来。

“对不起……”他喃喃的说道,“我不该在未给你任何承诺之前便侵犯于你,以后我不会了!你能原谅我吗?”

看着王澄如此亲妮的举动,三名女婢脸上尽皆露出了古怪而妒忌的神情,你拉我我拉你的窃窃私语。

“你看你看,王郎君果然对这女郎不一般呐!莫非那些传言都是真的?”

“嘘——小声点,这女郎若是真被王郎君看中,也好,这样的话,以后我们可就……”

话还未说完,就见王澄突地将目光投射了过来,他蓦地长身而起,负手走到了她们的面前,随着他一步步走近,三个婢子只觉得心都快跳了出来,然而就在这时,王澄却陡地停下脚步,冷冷的注视着她们说了一句:“我不喜欢有人在我背后乱嚼舌根,今日我来之事,只有你们三人知道,也只能你们三人知道,若是以后让我听到任何有关于她的不好流言,我的手段只可能比石夫人更狠,你们可明白?”

三个婢子听罢,神色一惶,待明白其中之意后,刷地一下脸色便白了下来,连忙“噗通”一声齐齐的跪在了地上。

“对不起,王郎君,奴等明白,奴等以后绝不会乱说话了!”阿梅带头说道,其他两名女婢连连道是。

王澄再次回头看了乐宁朦一眼,冷声吩咐道:“还不快去给你们女郎煎药!”说完,便拂袖转身离开了,在他走了好久之后,三个婢子的身子都还有些发抖:想不到这个看上去美好得如蓝田美玉一般的少年生起气来会如此骇人!

王澄走出乐府的时候,正好碰见阿弦被一仆妇带了回来。

见到王澄,阿弦顿时哭花了眼,忙问道:“王郎君,我听说女郎病了,可是真的?”

王澄点了点头,抬手示意与她随行的仆妇站开了一些,他将阿弦唤到了面前,悄声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然后道:“去吧!好好照顾你家女郎!”

阿弦眼中的泪水汹涌而出,连连点了点头,紧接着,也不管那仆妇的诧异喊叫,便一个劲儿的向枫亭院跑了去。

正好阿菊又端了一碗药出来,阿弦便立刻将那药碗夺了去,厉声道:“我来!”

几个婢子刚受了王澄一番教训,内心还有些惶惶不安,这时见阿弦来接手喂药之事,巴不得将这烫手山芋扔了开。

阿弦回来之后,石氏便下令府中仆婢们再也不准对其刁难,还破例将她提升为府中的一等丫鬟,命她尽心服侍在了乐宁朦身边。

同时,乐宁朦吐血晕倒的消息很快也传到了天香楼,彼时,谢容且正在拂弄着一架冰丝弦的焦叶琴,欣赏着楼中歌舞,专心谱写着他新创的一首琴曲,忽听此消息,他蓦地拨断了一根琴弦,琴声嘎然而止,舞姬们也诧异的停了下来,回头看时,谢容且早已不在那鲛绡屏风后的琴台边。

“咦,谢君今日是怎么了?谢君的琴弹得甚好,可从来不曾弄断过琴弦的!”其中一舞姬惊道。

“依我看,谢君怕是有心上人了,他最近好似有些心事重重,就连弹出来的曲子都颇有些婉转缠绵了呢!”

“是吧?如他那样的郎君,也不知何人能入得了他的眼?”

“不管何人能入得了他的眼,到底与我们不相干,咱们也就别再做这白日梦了!”

“走吧走吧!他不在,我们还跳这舞有何意思!”

舞姬们议论着散去,萧三娘来到了那架焦叶琴边,纤手挑起那根断了的琴弦,也怅然失落的轻叹了口气。

谢容且来到枫亭院的时候,已是夜幕降临,月华如银,在青石甬道上洒下白霜一般的氤氲,院子里只有几点烛火如豆,三个女婢正坐在门前的石墩上打着磕睡。

所以当谢容且自院墙上跳下,悄无声息的走到她们面前时,她们根本就没有任何察觉,看到这三名女婢睡得跟死猪一般的样子,谢容且亦觉心中十分不满,便给了她们一人一记手刀,让她们继续在睡梦中酣睡。

阿弦正在给乐宁朦擦拭着额头上冒出来的汗珠时,突地感觉到背后一凉,一个声音从耳畔传来:“你先走开!让我来看看!”

阿弦吓得身子一僵,连忙按那声音所说,退到了一旁,转身一看,就见一个戴着白玉面具的玄衣人手持着一把银色宝剑,一阵风似的就来到了女郎的床塌边。

他坐下后,便将一手伸到了女郎的额头上,慢慢的轻抚起来,紧接着,还将女郎的一只手握在掌心,轻轻的摩挲。

他这是在干什么?这不是在轻溥女郎吗?

阿弦吓得正要叫人,那剑柄突地又点在了她的嘴上。

“你们是怎么照顾你家女郎的?她额头发烫,手却是冰凉,寒热交替入体,你却还给她捂这么厚的被子,是想捂死她吗?”谢容且冷声说道。

阿弦一听,一时间也忘了害怕,忙担忧的问道:“你也是大夫吗?那女郎这病严重吗?要怎么冶?阿弦不懂得医术,还望郎君能救我家女郎。”

说着,阿弦便向谢容且跪了下来。

“你就是那个阿弦?”谢容且质疑了一声,思忖片刻后,也不多加迟疑的吩咐道,“用姜与蜜糖熬水,炖一碗来给你家女郎喝,另外,再有艾叶烧两桶水来。要快!”

阿弦听罢连连点头道是,立刻跑到厨房去照做了!

大约一盏茶的功夫后,阿弦便将炖好的姜蜜糖水以及两桶艾叶水陆续送了来。

“郎君,接下来要怎么做?”阿弦问道。

“将水提到屋子里去,然后,将你家女郎身上的衣服全部脱下来!”谢容且肃声命令道。

“啊?你这是……”阿弦的脸色顿时就变了,你这到底是给我家女郎冶病,还是另有所图啊?

谁知她刚发出这一声惊骇的疑问时,谢容且也不悦了,催促道:“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进去照做?”

他话刚落音,就听得噗通一声,阿弦竟又向他跪了下来,哆嗦着双肩一边磕头一边求饶道:“郎君,求求你了,我家女郎还病着呢,求求你放过她,阿弦愿意为你做牛做马!”

谢容且目瞪口呆。

“你说什么?”他道。

阿弦抬起了头,望着他道:“只要郎君肯放过我家女郎,你让阿弦做什么都可以的,阿弦愿意服侍郎君,求郎君不要毁了我家女郎的清白!”

谢容且登时傻眼了:这就是她不惜伤害自己用性命换来的丫头,这个傻冒?

为了这个傻冒?将自己弄成这样,值得吗?谢容且恨恨,看了一眼塌上沉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