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千金丫鬟》代嫁丫鬟真千金 cj 千金丫鬟YAOI

更新时间:2021-02-18 03:01:00

《千金丫鬟》代嫁丫鬟真千金 cj 千金丫鬟YAOI 连载中

《千金丫鬟》

来源: 作者:梦恋依依尘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凌嫣,萧震

主角是凌嫣,萧震的小说《千金丫鬟》此文是梦恋依依尘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是!”只见左右各奔出两个彪形大汉,不由分说押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是!”只见左右各奔出两个彪形大汉,不由分说押了她往旁边的长条凳子上一按,举起棍子就待辣手摧花。

“慢!”随着这个清脆的女音,彪形大汉手里的木棍高高地举起,却没有落下。

“老二,我在这里惩治府里的下人,你插什么嘴?”大夫人有些不乐意地看着她,嘴里的话也不客气起来。

对于这个二夫人,她可是没则。无儿无女,但却能紧紧拴住老爷的心,对于她这个老大投过去的明枪暗箭,皆是应付得轻松自如,这真正是个异数。所以即便她这个正室夫人,对她也不得不忌惮三分。

二夫人生得虽然端正,却绝不美貌,但那双顾盼生辉的大眼睛,竟让她整个人焕发出与众不同的光芒来,“大姐,未必您忘了,昨天在老夫人房里的时候,老爷明明交待:没有他的吩咐,任何人不得接近她!今天咱们偷偷地问了话,心里有数也就是了,犯不着跟老爷过不去呢!”

“哼!老爷长年在外,这府里大大小小的事儿,哪样不是我在Cao心!我看再不管教管教,这府里的丫头,都爬到主子头上来了!给我打!狠狠的打!”二夫人不劝还好,这一劝无疑火上烧油,更是让她下不了台。如果她真正停手了,在那么多的下人面前,就等于承认她怕了老爷,怕了二夫人,传出去那可真是笑话了。

本来还在犹疑的大汉们听到这声命令,虽然心里也着实同情这位美若天仙的妹妹,但无奈要靠这分差事养家糊口,只得狠狠心下了手。

凌嫣就像个搁在刀板上任人宰割的小兔子,被两个大汉死死的按着,竟是半分动弹不得。

一,二,三,四,五,六……

一时间,院里安静极了,只听得“啪、啪、啪”棍子打在屁股上的声音,大汉无可奈何响亮的报数声,以及凌嫣杀猪似的嚎叫。

其实并没想象中的那么痛,有点像挠痒痒的感觉。只是当她被按到凳子上的那一刻,耳边忽然传来蚊蝇似的声音:呆会挨打的时候,不管痛与不痛,你只管使劲大叫,叫得越大声越好!

所以,她才叫得那么夸张,那么痛苦,以致于那种嚎叫声,差点盖过了棍子打在屁股上的声音,像装了扩音筒似的,传出去老远。

果然,不多时,门外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呼喝:“住手!”

所有看好戏的人都一愣,有些意外且敬畏地望着站在大门口的中年男人。他是谁,他当然就是王府的主人萧震华。

紧接着,怒气的声音由远及近:“老夫人还在房里躺着,生死难定!你们不在跟前好好侍着,却在这里打骂丫头出气,这算哪门子事儿!平日里我是怎么教你们的,丫头们也是人,他们也知痛冷暖,你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地当众打骂,简直把我萧府的脸丢尽了!”

大夫人见着他,心里虽然也害怕,但仍强作镇静地说道:“王爷,她是谋害老夫人的凶手!她曾经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打我!而且她整个人都变了,妾身疑心她是人妖,只有人妖才会变脸!所以,为了王府的安宁,妾身才擅作主张,叫她来问个明白!”

“问就问吧,犯得着动用家法吗?”王爷的声音很冷,没来由地让人觉着心也跟着冷。

“这——妾身只是教训她一下,没别的意思!”大夫人诺诺的,小声地为自己申辩。她何尝不知,这萧家的家法,轻易是动不得的,除了对方犯有不可饶恕的罪恶。

“教训?你把本王昨天的话当耳边风了?”王爷的声音不紧也不慢,却自有一股不露而威的气势,“宛清,送凌嫣回紫竹园,着人好生照料着,别再让其他不相干的人乱了府里的规矩!”

最后一句话说得何其难听,什么时候,大夫人倒成了王府里不相干的人了。

站在大夫人身边的二夫人应了一声,连忙走上前去,小心地把凌嫣从长凳上扶下来。

“本王?这么说,这里是王府了……

凌嫣一边想着,一边极其配合地被她搀扶着,时不时地呻吟两声,走起路来也是一拐一拐的,倒真像那么回事儿。

其实她自己也很奇怪,那么粗的棍子,那么大的响声,落在她的屁腚子上,居然感觉不到痛,而且刚刚那个轻若蚊蝇的声音是谁,它怎么能够独独地传进她的耳朵,为什么要让她装可怜,而且没多久王爷就出现了,她能很清晰的感觉到王爷得知此事的怒意。为了她,竟不惜当场责骂他的元配夫人……

正思忖间,然后又听到二夫人叫了一声,“拿轿子来!”

旁边有人应了一声,转眼轿子就到了跟前。随后她就被两个老嬷嬷扶着上了一顶相当精致的软轿。

一个人坐在轿子里,凌嫣立马原形毕露,肆意享受着这软轿带给她不同于跑车的种种妙处和新鲜来。这时,那个轻如蚊蝇的声音又出现了:“回了紫竹院,就好好养伤!等待就好!”

凌嫣这下更懵了,如果在前院里还怀疑那个声音是种幻觉的话,那刚才这声音分明就像发自身边,可是轿子里只有她一人,而且轿子一直在移动,刚刚偷偷打量了外面,也就只有两个嬷嬷以及抬轿的汉子,后面跟着的是二夫人的轿子,以及抬轿的大汉和两个丫头,除此之外再无旁人。

这声音又是从哪里来的呢?为什么要叫她等待?等待什么?难道老夫人真是自己身体原先的主人下毒谋害的?

凌嫣想着都忍不住发抖。在前世,生气时冲其量也只是飙飙车,闯闯红灯,跟交警磨磨嘴皮子耍耍赖,可这伤天害理的事儿,她可从来没干过。

看来我这个丫头还真是不简单哪!不但会变脸,还会杀人……

凌嫣万分懊恼地捶着脑袋瓜子,接着又拼命地甩甩头,心里默念道:该死的记忆,你多少恢复一点点嘛,让我知道晕倒前的那一段故事就好啦……

可惜老天偏不让她如愿,她前世的记忆清清楚楚,偏偏这一世里的记忆,除了空白,还是空白。

不知不觉中,轿子已经停在某个小院的门前,凌嫣不得不再次收起思绪,装成被打得遍体粼伤的苦主凄凄惨惨地下了轿子,又在嬷嬷的帮助下进了小院,被领到左边一个很小的房间。

这房子能住人嘛,屁大一点点的空间,床虽然是雕花木床,可惜已经腐朽得不成样子;罗帐是旧的,上面打了好几个补丁;仅有的一桌一凳,也都是缺角少块的,摇晃得厉害;呓,连个窗户都没有,还得靠房顶那两片亮瓦投射光线!

勉强压抑住要骂人发脾气的冲动,凌嫣咬着牙皱着眉挪着步子慢慢地向前走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