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燕儿翩跹》燕儿翩翩飞y 猎奇 燕儿翩跹蕾丝

更新时间:2021-03-20 00:04:10

《燕儿翩跹》燕儿翩翩飞y 猎奇 燕儿翩跹蕾丝 连载中

《燕儿翩跹》

来源: 作者:贝珠黑沙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燕尔,祖祖

主角叫燕尔,祖祖的小说是《燕儿翩跹》,它的作者是贝珠黑沙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那长相平平的青年男子年龄尚小,身材瘦弱,还不明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长相平平的青年男子年龄尚小,身材瘦弱,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人挟在怀里,旋风般掳走了。他心中恼火,无奈功力相差巨大,动弹不得,只好任由对方去。

片刻后,只觉得身体一松,他被轻轻放到一凳子上坐下。他抬眼看去,只见自己处在一个秀雅精致的房间,对面墙边是一排架子,上面摆放着各种古董。入门处是一扇山水屏风,他前面是一张水晶茶几,对面刚刚坐上了“劫持者”——一位年龄较自己略长的儒雅公子。

这青年男子心中恼火,直欲大声发作,看见这公子,一时却说不出话来,只连声问道:

“阁下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把我带到这里?”

对面公子五官清秀,眼神明亮。他的睫毛很长,面色有些苍白,完全不像刚才风驰电掣的劫持者。

他温和地看着青年男子,笑了一下,那笑容从他的脸上渐生至完全扩展开,是一种自然的,极具亲和力的笑,却又似一潭墨绿的湖水,深深地,隐含着些什么。这笑容在一位男人身上,竟是十分让人心动。他的声音低低地,充满磁性:

“小兄弟,抱歉了,这是宝相阁的六楼办公地,刚才如果我不把您带走,您此刻会非常危险的。”

“此话怎讲?”

“小兄弟定是身负奇宝,否则那冰镇赤丹丸也不会自动跑到小兄弟身上。”

“什么?赤丹丸跑到我身上?”那年青公子大惊,站起来,犹豫了一下,摸了摸身上,“没有啊,我没见到。”

说话间,只听耳边扑哧响起了清脆笑声,“笨蛋!”,分明是一个刚学语的娃娃声音。

这男子皱起眉,刚想问是谁,一想到对面还做了个人,便不再言语。

只见那清秀公子笑意晏晏地看着他,温和地道:“众人都眼见那冰镇赤丹丸向你飞去,我见小兄弟情境十分危险,随出手相救,唐突之处,还望多多包涵。另外有句话,”清秀公子研究地看着对方,“不知当讲不讲?”

那青年男子正琢磨今天一直在耳边回响的娃娃声音是谁,似乎只有他能听见。对那清秀公子的话心不在焉,随口答道,“说来听听。”

“如此,唐突了,”清秀公子彬彬有礼,“我是不是不该称呼阁下为小兄弟?”

“啊?”青年男子回过神来,平静地看着对方,“那该称呼什么?”

“如果我没猜错,阁下脸上戴着面具吧?这面具甚是精致,让我想起一个人。”

青年男子愣怔了一下,没肯定也没否定,只是问道:“谁?”

“北川冷如针。”

“我不认识。”

那清秀公子略略有些失望,但依然温和笑道:“我想请小兄弟相信我并无恶意,不强求您显示真面目。有空多来会馆逛逛就好。只是来时一定记得换副面具。对了,我叫方岩,目前暂时经营这家会馆。”

“方言岩?”那青年男子讷讷重复,随后自言自语道:“如此甚好,甚好。”

“怎么,小兄弟听说过在下?”

“没有,”青年男子淡言道,“谢谢方公子的救命之恩,还请您把我送出这会馆。”

“好,请跟我来。”

那青年男子回到一栋独门小院,瞧着四周无人,关好房门,卸下面具,下面却是一张清秀不失英气的面庞,原来却是肖燕尔!

肖燕尔自那日直接从紫藤苑星夜赶往徽州。到徽州后,肖燕尔先租了套独门独院,四处打探了些信息,了解了一些当地的民俗风情。她同众多修仙者一样,常常去宝相阁转转,恰巧就碰见了今天的事情。

没想到今天会碰见方岩,只是不好在这种场合去结交,还是等以后再寻找机会。那冰镇赤丹丸果真跑到自己身上吗?怎么她摸遍全身都没找到?肖燕尔常出几口气,砌了壶茶,静静坐在桌前,前面镜子里的自己稍显疲惫,她慢慢撩起前面飘着的几根长发,拿在手里把玩着,暂时停止了思考。

“臭美。”娃娃声音又响起来。

“一边去。”肖燕尔眼皮都没抬,慵懒地回答道。

“你才一边去。”娃娃的声音稍显愤怒。

“哦?”肖燕尔不屑地抬起嘴角,“不一边去你就出来啊,躲躲藏藏的算什么好汉?”

“哈哈,老夫不上你当,不出来。”娃娃音脆生生地回答。

“老夫?”肖燕尔忍俊不禁,“我听你这声音,必定是上百年的老妖童了。”

“错,”娃娃音纠正道,“不是上百年,是上千年。”

“上千年?”肖燕尔大笑起来,“上千年的娃娃,倒也稀罕。”

“老夫不是娃娃!不是娃娃!”

却见影子一闪,桌上突然多出一只金光灿灿的小老鼠,一双小黑眼乌溜溜乱转,一张嘴一张一合,煞是有趣。

肖燕尔瞪眼看着它,笑道:“果然不是娃娃,原来是一老鼠精。”这几天遇见的奇事太多,她什么都见怪不怪了。

“你才是老鼠精!”小金鼠翻着眼皮,很不耐地道,“老夫不才是千年金鼠大仙。”说完之后拿前爪捋了捋有限的几根鼠须,向前迈着方步,眼皮继续翻着观察肖燕尔的反应,神情颇为自得。

“哎呀,可是我怎么没看出你的仙气?”肖燕尔显得非常惊讶。

“你一凡胎肉眼,岂能看出老夫的功力。”小老鼠不屑道,“被人说抢走就抢走,连老夫都替你害臊。”

肖燕尔又慢悠悠地整理起她的头发;“那是本小姐的事情,与你一老鼠有何干?”

“哼,如不是老夫看你颇有几分慧根,老夫才懒得搭理你。”小老鼠嫩声嫩气,“不过既然被老夫相中,不看僧面看佛面,是谁动你也要照顾老夫几分薄面。”

“你为何要相中我,我也不是麦子玉米,不好吃。”肖燕尔颇为不耐。

“哼,还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你这臭丫头,你身上那鼠须从何而来?那是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小老鼠一连说了十几个爷爷,一边说一边拿前爪掰着后抓,大有继续数下去的意思。

“好好好,”肖燕尔投降,“就说是你祖祖组爷爷吧,不过那也不管我事,那时我还没出生呢,你不成把帐算我头上吧?”

“哼,你一臭丫头,量你今世前世也都没这个本事,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小金鼠又开始掰起了脚趾。

“祖祖祖爷爷,”肖燕尔赶忙提醒。

“嗯,”小金鼠很满意这个称呼,“我祖祖祖爷爷乃神仙中的神仙,他老人家的仙体岂是普通人能动。我祖祖祖爷爷当年被人相救,予人仙须,赠人福泽。如今他老人家升阶在即,需要身体发肤完整,特派我下界寻回。”

“如此你拿去就是。”

“有这么简单就好!我祖祖祖爷爷的鼠须下界太久,仙气大多损失,我如强带回去必定被仙界的仙气压得粉碎,必须有一人以修仙各个阶段的元气滋养,方能恢复生机。”

“那你找个修仙者慢慢滋养好了。”

“我爷爷说,仙须在谁手里,谁就是有缘人。你就是我要找的人。”

“啊?”肖燕尔大惊,倏地抬手向小老鼠打去,“你这个死老鼠,我让你在这里胡说八道,说!你跟着我是何居心?”

小金鼠没防备,逃跑不迭,被她打得吱吱叫,肖燕尔一把把它抓在手里,“让你在这里信口雌黄,就这点本事还老夫老夫呢。”

“啊呀呀,”小金鼠哇哇大叫,“老夫在凡界仙力被束缚,否则岂能受你侮辱!”

“嘿嘿”,肖燕尔拨弄着小老鼠的金须,手上用力,“要不要我让你的鼠须同你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

“祖祖祖爷爷”,小金鼠一边挣扎着,一边没忘提醒。

“对,同你祖祖祖爷爷的仙须去做伴。”

“别呀!”小金鼠哭丧着脸,全然没了刚才的神气。

“那你说,你是谁?从哪来?准备做什么?”

“呜呜,”小金鼠呜咽道,“仙界有重宝遗落在凡界,师父命我们几个徒弟下界寻来。师兄们都不愿来,趁金树盛开璇玑珠下凡界之时,欺我瘦小,将我灌晕,附在璇玑珠之上一并扔下来。”

“仙界?什么重宝?”

“此宝名为衡灵冲,法力极大。”

“那你怎么寻找?”

“我怎么知道?碰运气吧。”小金鼠翻翻白眼。“我下了凡界,仙力全无,你那些鼠须是我仓焉鼠同类,可以助我保存一点法力,我闻到同类的味道后,促使金树盛开,出来后就寄存在上面。”

“那璇玑珠呢?”

“我怎么知道?它去哪了?”小金鼠瞪大了无辜的眼睛。

肖燕尔手中一紧,小金鼠疼得呲牙咧嘴。

“唉呀,别揪,别揪。”小金鼠大声喊道,“你没看我是金色的吗?那珠子现在我肚子里,你要我吐出来给你就是。”

“那你原来是什么颜色?”

“老夫是什么颜色,你没见过老鼠吗?你再揪我就要用法力攻击你了。”小金鼠大叫。

肖燕尔放开小金鼠,抚慰地顺了顺他的毛,好笑地道,“原来是人人喊打的灰老鼠。”

“呸呸呸,老夫乃千年鼠仙。休要折煞老仙。”

“什么鼠仙,分明是一窝老鼠精觊觎人家的宝物。”

“呸呸呸,你说的什么,我师傅,师兄他们都是人仙,只有我是兽仙。”

“那我很同情你,一头灰老鼠落在一群坏人手里。”

“也不尽然,”小金鼠难为情地用前爪摸摸脑袋,“他们把我灌晕是因为我把师傅的仙丹偷吃光了。”

“原来是一群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