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戏谑》戏谑造句 第二章。名伶叹(14) 戏谑下克上

《戏谑》戏谑造句 第二章。名伶叹(14) 戏谑下克上

发布时间:2021-01-21 21:01:34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那时时 状态:已完结

《戏谑》作者:那时时,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苗子那,才选,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14.她一眼便瞧见了台下的男人,福俊就坐在靠边的角

戏谑

推荐指数:10分

《戏谑》在线阅读

《戏谑》 免费试读


14.她一眼便瞧见了台下的男人,福俊就坐在靠边的角落里,台下一片黑压压的头顶,有稀稀疏疏的说话声,间歇的传来。台上的阿庆嫂精神抖擞,一个茶碗在手里利落的将水撒出去,后背笔直的亮相在台上,刁德一手里的烟徐徐的飘过来。一出《智斗》是《沙家浜》的精妙之处,有人在台下打起了板,翘起的二郎腿表示着演员的唱功实属扎实。这是小枫第一次得到了满堂彩,团长在幕后暗自的高兴,庆幸自己没有看错人。

幕布拉下的刹那,小枫长长地舒了口气。终于过了一关,可以在团里扬眉吐气了。堵在胸口的那一股气,今天终于重重地落下,长久以来的施压,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鲜花一束,捧在胸前。掌声中,看不见那一张熟悉的面孔,搜索着他的身影,只见一个人在一片纷杂中走到了出口,在白光的刺目掩映下她知道那就是福俊。他确实来了,在工作的当口抽空来看自己第一次正式演出。他为她鼓了掌,第一个站起身来,用力的鼓掌。

后台的演员们开始卸妆,团长走过来拍拍她的肩膀,那藏匿在镜片后面的一双笑眼,叫小枫心底倍感宽慰。她知道团长心里的高兴。方才在过场她看到了宣传部长的秘书和团长说话,团长连连点头。后台其他的演员依旧是往日的模样,循规蹈矩的唱着,可是唯独小枫,将一脸的高兴表现在了一举一动之间,不免叫往日就对她颇有微词的同事心怀妒忌。其中一位是老演员了,在团里的日子可谓是元老级的,唱了半辈子老旦,可是文革开始了,她的命运就此盘踞在团里的仓库中,新剧目没有适合老旦的角色,唯独红灯记里的“奶奶”,巴不得唱上一出吧,可是风头都叫小枫抢了去,她们俩曾经唱过一出《红灯记》,里面的铁梅就是小枫扮演,小枫太过抢眼,以至于她这个“奶奶”有没有都是摆设。从那时起她就对小枫暗怀妒忌,巴望着有一天小枫犯事,给批斗了去。她站在小枫身后,一直瞪着小枫卸妆,小枫自镜中窥见了身后的那一双眼。

她回过头,“李姐。你干嘛。”

李姐忙得从自己的心思里抽回了神,“奥!没啥。我看你卸妆呢。小枫!你刚才唱的真好。我先去收拾戏服了,待会装箱等回团里还要放到仓库呢。呵呵,我去忙了。”

身边的同事看着李姐走了出去就对小枫说:“你可留神着她点,她一直对你很有意见。你可别有什么把柄落她手里。”

小枫不以为然,反正自己行得正,没什么好怕的。

他们坐着团里的大巴车回来,在下车的时候她看到了躲在拐角处电线杆子后面的福俊,那辆金鹿车的车轮子还露出的一半,白衬衣的一只胳膊在电线杆子后面冲她招手。他一脸的笑,有点逗趣的皱眉头,男人仅有的一点孩童气在这一刻表现无余。小枫跟团长请了假,团长应允后,她就迫不及待的跑到拐角处。

“呵呵!你怎么在这里啊。被人看到怎么办啊!”

“看到就看到吧,这有啥。”

小枫瞪他一眼,“团里有规定。不满工龄的不能恋爱结婚。”

“你又不是工人,谈什么工龄啊。”他捋着小枫肩膀上的头发,动作温柔亲昵,他喜欢她的头发,像是海藻一样,柔软又细腻。第一次见到她时就是在水池边,她在洗头,阳光中,那秀发披散开来,像一股洪流,荡漾起了自己心中久违的涟漪。看着眼前的女子,不免庆幸相遇的美好。

他喜欢载着她流连于这座城市的街道上。十月的城市多了些许的秋凉,阳光疲倦的不愿疯狂的照耀着大地。一朵朵云彩在蓝天上优哉游哉的踱步,一地的枯黄象征了濒临灭绝的激情就将在十月彻底的消亡。卖糖葫芦的老人推着木车,上面晶莹透亮的糖葫芦引来了小孩子的追逐。

“好漂亮啊。”她指着那车上的美丽食物,有种女人的天真洋溢在脸上。

他跑过去买了一串,递到她手里。她接过来摘下一颗塞进他的嘴里。

“呵呵。好吃吗。”

“嗯。小时候经常吃。”

小枫羡慕的眼神看着眼前的福俊,“我小时候可没吃过。我家有四个孩子,加上父母就是六口人。还有爷爷奶奶那边也要照顾。又赶上闹饥荒,乡下不比城里宽裕,种点庄稼都被蝗虫啃光了,还要交公粮。爸妈愁得快急死了。那时我最小,记得我爸把家里养了好久的一头羊给宰了,风干了。藏的很严实,东藏一点西藏一点,反正不能叫外人知道,全家人都一致说家里没粮食没肉。到了晚上几乎村里家家户户都睡了,妈就从地下挖出那个坛子从里面捞一点肉,叫我们兄弟姐妹几个就着窝窝吃,一人一个窝窝在给一小块羊肉。剩下的就是爸妈的了。”

福俊听着小枫说起往事,他说:“你还有这种经历呢。我没摊上挨饿这样的事。我爸在机关工作,我妈在部队是军医。听说闹饥荒时每家都分发了粮食。那时我还小,只知道有饿死的。为了救济那些挨饿的家庭都要捐物捐款。我们家把棉被和粮票捐了。”

糖葫芦一人一颗的分享着童年的旧事。好像那些过去的时光永远都不会散去,就像头顶的云彩,浓浓的化不开。他掏出一块“上海”牌的女士手表,给小枫戴上。小枫喜欢的不得了。团里的女演员都没有一块手表,更别说是“上海”牌的了。那时有两样东西是年轻人互赠的值钱物件,一是“上海”牌手表二是“英雄”牌钢笔。小枫也从包里掏出一个用布包好的东西。打开来看原来是一双绣的精美的鞋垫。上面有艳丽的花朵,有啼叫的喜鹊。福俊摸着上面彩色的花鸟图案,他说:“我很喜欢。我才不会垫在鞋里呢。我要好好收着。”

小枫有些难为情,“我买不起‘英雄’钢笔。按理说我应该也送你一件像样的东西的。”

“哈哈哈。这有什么可比的。你送的东西我都喜欢。”

那时的人们单纯又快乐。那时的岁月,简单而充满感怀。

戏谑

作者:那时时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戏谑》作者:那时时,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苗子那,才选,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14.她一眼便瞧见了台下的男人,福俊就坐在靠边的角

小说详情